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路过时的哀伤  

2015-03-26 21:43:41|  分类: 生活感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正月初一那天离开舅公的墓,旁边有一男子一人在那里祭拜。开始没注意,但那人有趣的是,一再走过来问我们借火,先是为了点烛,后是为了点香。当看我们要离去时,他更是开口说把打火机给他,我看一眼他对着的墓,一对烛在燃着,火苗在风中摇曳。我随口说,那不是有火吗?对方瞬间表露不好意思,竟然表现的有点唯唯诺诺,哦是是那不用了。非常谨小慎微。但小弟媳却还是把打火机给了他。

擦肩而过时,我不由看了眼这个墓,只这一眼就引我驻足,墓碑上的两个头像简直是电影里才可以有的人物。一看就知道是早年的装扮,非常有时代感,男的穿着旧式军服,样子非常英俊,女的也是一位气质形像具佳的人,我随口一问,你父母?答:是。问:是军人吧?答:你怎么知道?

我内心涌起酸涩。这是一对多么般配多么引人注目的佳偶啊。都如此清爽高贵艺术。现实远比电影镜头美啊。这种高贵的神情是自然而然,没有任何粉饰。我说我是看你父亲的军服看出的。他说,是。我说他们都逝去了吗?他说,是。我说谁先走的,他说是父亲。说原来是某个部队的,我说我父亲也是,他欣喜起来是吗?哪个部队的?我说之前是海军岸炮后转为陆军高炮,曾任沈家门独立营营长,后来就转战到其他地方了。我说你母亲有点面熟,他问:你是在定海读的书吗?是在二中吗?我楞了一下说不是。他说他母亲是二中的校长。难怪如此有气质。他说他还有一个姐姐,现在外地。

说话间回头看他,全身上下都没有他父母的遗传。完全看不出军人之弟的气质。但人是非常随和。这人有着怎样的经历?为何他独自一人在正月初一来给父母上坟?而且上坟的程序显得这样生疏?在这样一个合家团聚的日子,竟然没有其他家人与他同行?正想着,宝贝他们在叫我了,于是我只得与他告别,他笑着样子有些谦卑的说:我们以后是邻居了。我说在这里的不是我父母是我舅公。我父母在那边。他拖着音哦了一声。

顺着来时的台阶拾级而下,内心万般感慨,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生,最终都随风而逝,曾经他们是多么幸福的在这个世上活过,有着他们日常的生活,有着他们的至亲至爱。今天,这些只成为儿女追忆的往事,往事如风,谁又会记得谁?曾经谁的谁都已经消失在白云深处。最终唯有清冷的墓地,和墓碑上陌生的脸。路人如有心瞧上一眼,最多是像我一般感叹一声,他们是多么美,他们的曾经都在哪呢?其实人生真的很不真实,好虚幻好虚幻,不是吗?我在想,我们的时日还有多少?我们是不是也要清理下自己了?因为那一刻的来临是多么的令人措手不及,因为我们不知道哪一天我们也将消失。在我们还活着时,真的,要珍惜所有有生的日子,每一天都要好好过,好好品味,活着,是多么巨大的幸福啊,我别无所求。

天阴了一天,晚上此刻,终于又下雨了。滴滴答答,这世界如此生动啊。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