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闲适是一缕清丽的茶香(转)  

2014-10-06 22:28:04|  分类: 转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丹崖

去查湾旅游,恰逢天空飘雨,我紧赶慢赶向前方的一户人家走,快至山腰处,一户少数民族的木楼映入我的眼帘。木楼依山而建,楼前淙淙山泉温柔地流过,楼上,一个男人正倚着楼栏慵懒地小憩,他的身后,挂着锄头、镰刀和斗笠,身后的窗口里,有他的女人,在做女红,还有他的两个孩子,在瓦罐边用茅草斗蛐蛐。

那一刻,我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小雨淅沥,木楼里的一切宛若凝固了一般,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尽管雨点逐渐在加大,我却不敢冒昧地搅扰这么一家,我总怕,木楼里的那份闲适,因我的冒昧造访给破坏了。

我只得继续向前走,一路上心想着,若是前方遇到的家庭还是这番优美的景象,我宁愿在雨中这么一直走下去,一直淋下去,即便雨再大,也淋不了我心里的安然。

约摸5分钟后,我来到了山上的一家茶馆,赶忙踱步进去。茶馆的老板是位年逾古稀的老者,正坐在藤椅上抽水烟,那声音呼噜噜呼噜噜,如同山涧脆响的山泉。

看我进来,老者冲我颔首而笑,并示意我坐下,一位阿婆往炉子旁边走去,那茶炉上,正咝咝地冒着热气,拎着壶,阿婆笑容可掬地向我走来,说,小伙子,尝尝我们自制的野茶吧,淋了雨,给你去去寒气。我一边答谢,一边看到阿婆拿出了一个粗糙的陶碗,一股沸水对着事先洗好的野茶兜头而下,茶的香芬瞬间溢了出来,飘满了整个屋子。

我尝了一口茶,有种沁人心脾的香,便和阿婆搭讪,阿婆,这茶真香。

是吗,这都是我们老两口从山里采来的,供来往的游客尝尝鲜儿。阿婆手拿茶壶,还没有放在炉子上。

我继续问,你们在这山里生活多久了?

藤椅上的老者冲我伸出了5个手指说,50年了,我们老两口从未踏出这座山半步。

我一脸惊异,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那你们想过到附近的市里去看看吗?或者是在市里开一家店,专卖这种野茶。我问。

阿婆听了我的话连连摇头说,不想不想。

我问为什么。

阿婆说,城里人哪里懂得野茶的香呀,他们的身体太热了,野茶的香一入他们的嘴,就给赶跑了。

我瞬间愣住。

藤椅上的老者猛抽了几口水烟儿继续发话,尽管我读书不多,但是,我懂得茶道。茶是闲人的尤物,心情浮躁的人只会糟蹋茶,而不会欣赏茶。对于闲适的人来说,茶是知己;对于烦躁的人来说,茶是浊水呀。

我被老者的话给震住了,这哪儿像一个没上过几天学的人说的话,简直是一位古朴的思想家。

我拉了拉板凳,继续听老者讲授茶道。

老者也来了兴致,指了指门前招牌上的“茶”字说,茶是一个很好看的字,从字形上,我们也不难发现,茶中间有个“人”字,意思是人在草木间,一个在草木间生活的人,凡事依天理,凡事随云意,自自然然,不强求,不越取,水到茶成,这是茶的道,也是人的道呀!

细雨纷飞的山峦间,掌声响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