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舅公家人与我们  

2014-12-08 17:26:04|  分类: 深深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送完舅公,一起在震达饭店吃了饭。父母完事后,也都在那里摆的酒席。这是成年后,第二次吃舅公家请的饭了。

头一次是舅公搬新家,住进长岗山下的一幢四层楼房,他通知让我们去看看,那时妈妈还健在,我们跟几个舅舅一起去了,房子够大装修自然也够豪华。上上下下的看了个遍。他们是跟女儿一家住在一起,印象最深的是餐桌前放了一只大电视。墙纸也是我喜欢的。门厅很大,像一个小房间。后来一起去外面一家饭店吃了饭,忘记是哪个饭店了。

自从舅公从北门那个院落搬离后,我便不知他具体住在哪里了,好像一直就没有再去,后来我们也是离开家乡去外地呆了五六年,再回来各自忙各自的事,他的家人很少有见面机会。爸爸还健在时舅公是时常会过来我们家走走的,他的笑声总是那样有感染力,那样朗朗明亮。眼角总是上扬的,他的脸相有点像京剧脸谱,眼角上吊,整张脸非常传神。

他们的女儿最早在沈家门开出服装店,成为较早下海的人之一,当然至今早已赚的盆满钵满了。女婿后来成为一家医院的副院长。那年我偶尔去过一次沈家门进过一次那店,见过一次面。她结婚时我们也去过,离开时糖也没拿,因为还没有发到。后来是几个她的晚辈结婚他们来过。再就是外婆去世时,最后是在我妈妈的葬礼上。都是大事时才见面。平时跟舅公的家人少有往来。以至于见了他的女婿也不认识,也是这次第一次看到舅公的外甥。

席间,舅公女婿过来敬酒,第一轮,他只是象征性的举举杯,碰了几个杯。快结束时,不知怎么突然有新发现又过来,一边说不说还不知道,要好好认识一下,于是一个个自我介绍给他都是他的什么称呼,看到我说要叫他姨父,有点打趣的说从来没叫过嘛,是呀,这不没这个机会呀。敬完喝完说一句,都是自家人啊,要常走啊。

其实是很有血缘的。舅公跟外婆是亲姐弟呀。就跟我们几个姐弟一样,几个舅舅我们是感觉很亲的。从小一块长大,所有的事都有他们参与的身影,很多路一起走过。自然是亲密有加。距离不产生美。当上一辈人都不在时,下一辈的人还能否继续交往,这在于人的心,如果感觉这个亲情还是看重的,自然是会延续那份亲情的,如果一直是生疏的,那自然也就没有维系的必要的。更何况有粘合作用的人已经不在。同样的沈家门还有舅公的亲姐姐的一家,是他另一个姐姐的孩子们,已经跟他们没有往来,形同路人一般了。所以这次根本也不知也不可能来。原本小的时候我们跟沈家门舅舅姨妈们也是走动的,感情都很好的,只是妈妈过了后,到目前就再也没联系过了。只是中途小舅的儿子结婚时来过见过。所以这次舅公的后事,我们是全程参与,我们是他的亲人呀,更何况少了我们,真是少了很多人呢,所以我们一直陪伴在侧(包括从得知舅公的病那天开始,几个舅舅就一直给予关注,不时的打电话过去询问,一直保持到舅公去世)。舅公的女儿可能也是第一次感觉我们走的这样近,还这样亲,在那里有点哽咽的说你们要在啊,言下之意,原本他们亲戚也不多。后来才知道舅公老家还有他另外的兄弟家人,这次来的是他的侄子家人,舅婆还有在上海的姐姐。这样送他时,跟在后面的亲人队伍才稍稍庞大起来。就跟当年父亲在南京病逝,这里的亲人不可能全部赶去,所以是大弟弟请了当时体工队的绝大多数军人参与了告别仪式。站满了一室。

血浓于水,只要大家还在有事时能彼此记挂,咫尺不会变成天涯,只是人生苦短,有时一转身便是一辈子,再见已不见音容笑貌。就目前而言,只是心里有这份记挂就已经足够,感觉在这个世间还有不少亲人在,我们就不会感觉孤独,有事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言语总是令人宽慰令人欣喜,那些真心真语的交流让人感觉亲情如醇美的酒,纯正香浓,唇齿相依,绵延不绝,总是让你心底有那份温暖相伴,甘之若怡。彼此终将不离不弃。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