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这样两位优雅的老人  

2013-05-08 17:23:27|  分类: 深深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时光逝去好久了,但她们两位老人慈爱的样貌却如这春天的芽苗,不停地在心里冒出来。我心里一直在说,我知道,你们肯定已经不在人间了,但我不知道你们是何时走的。我真的好想去看你们。

这样的思念与日俱增一般。有时在做一件什么事,突然就会出现其中一位的音容笑貌。

    其实在我生命里她们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接触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暂,其中一位我可以说只是一面之缘。但她们给予我的却似一生都无法抹去的印记。 

    一位是我称之为姑婆的。她是妈妈的亲姑姑。妈妈叫她阿云姑姑。我去看她时,她住在现在的定海芙蓉洲路那一带,原来不知是不是也叫这个名字?我当时去时,正是豆蔻年华。我跟妈妈出去拜访亲戚的次数并不多,这一天不知为何妈妈带着我去看她。在那里住了那么久,不应该是只去过一回的,但现在记得最清的就是这一回。当时定海的整个城市,都依然是民国时建的样子,就像老早电影中的城市风景是一样的。所有的街道大都是青石板路,要走的都是曲曲折折的弄堂,我们就住在弄堂深处。我跟妈妈一路走,经过的也大都是一些四合大院。在一个个弄堂曲里拐弯的走,走的是定海的东大街。这一路妈妈不时偶遇熟人,一个个打招呼,有时还要作下停留攀谈一番。她们看到我都会惊喜的问妈妈你女儿呀,这小娘好看足类。这一路让我满心欢喜。

    姑婆家是在一个深宅大院里。门庭很深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大户人家。一面高墙临街,可能就是现在的芙蓉洲路。墙上有两处门,一处是一扇小门,是两层的,外面一层是木制的半人高的栅栏门,进入后就是厨房,一处自然是大门了,打开当然就是庭院,院墙非常高。她们家的庭院也不小,一半种着各种花草像个小花园,一半是铺着石板。屋檐很深,姑婆常常会坐在宽敞的屋檐下,跟她的下人聊聊天,面朝花草,特别在温暖的春夏。像电影画面一样。

正屋的窗子非常大,屋子里光线有些暗。我记得她们家装零食的桶,就是现在已经很少看到的那种红漆木桶,圆圆的,里面装着地瓜片爆米花之类,吃起来特别香脆。院子里种的最多的是满堂红和鸡冠花。前者是粉粉的,后者是紫色的。好多好多年后,我走过那里,依然会想起院子里的鸡冠花。那是旧式人家的文化。是古老家庭的典雅。

姑婆是一个很知识范儿的女性。她应该是读过书的,而且应该是读得不低的。她的气质非常优雅,戴一幅金丝边眼镜,非常书卷气。谈吐间也是慢悠悠的十分文雅。

当时我是跟外婆舅舅们住在一起,我们那个虽说也是一个四合院,也非常古色古香,但一个大院里面住了好些人家,所有本该是分为上房下房正屋厢房之类的屋子,全被各户分割而居,甚至连原本非常气派的大门间,也被其中一户占领,我们出入只好走院子边上的一个小门了,就是在我家住的屋子边。于是不知为何,我至今依然会无数次梦到这间屋子和那个门,还有门外的弄堂。

住在里面的人基本都是劳动人民,没有什么人是优雅的说话,优雅的做事,基本都是高声大嗓为多,时不时的还有吵架声,不是自家兄弟姐妹间吵,就是跟大院里的邻居吵。大院子里是看不到花草的,只有占领大门间的那一户因为是做木匠的,于是搭了个高高的架子,种着葡萄。

   于是,看到姑婆如此优雅的生活和说话,感觉非常舒服。姑婆的形象也就这样深深的印在脑海里。就像一幅美丽的画,时不时会在脑海里打开来,不断重温当时的温婉和柔美。旧式女子真的非常让人心仪,她的作派她的仪态,因为不能企及,所以羡慕甚至向往。

    那次我也不知妈妈是为什么去她家的,后来我们全家搬到福建福清时,居然在那里碰到了姑婆的儿子,一个在那个时代里高等院校毕业的男子,完全是旧式人家出来的那种后代的样子。也继承了她母亲秀外慧中的模样。说话也是温温的。当我们全家离开那里后,后来听妈妈说他们一家也搬到厦门去了,姑婆晚年应该也是在那里度过的。因为后来,她们家这座老宅在某一年就被拆掉了。成了现在表面繁荣的芙蓉洲路。连原来那座大宅方位也搞不清了。我已经无处去缅怀那座宅子和我的姑婆。如果她还在,那么也应该快一百岁了。

另一位是住在上海,是一个朋友的亲戚,本来于我没什么关系,但某一年我因病到上海检查时,就住在她们家。她们家是典型的上海住房难的代表,从来没见过那么小的房子,而且还是两家用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也是第一次看卫生间的水龙头是上锁的,自家用时再打开。家里的东西比较简陋,只是床比较多。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就挤下了两张床,也是临街的,是二层楼,楼下就是临街的店面,于是一楼的部分屋顶就成了二楼人家窗前的一个小小的平台。

我进入她家时,她正在窗台外面高高的站着在凉晒衣物,窗子里面是一个靠背椅子,她是从椅子上站上去再跨出去的。这对年轻人而言没什么,但她当时已经是近80的老人了。听到我们的叫声,她应了声,然后下来,我才发现这是一位非常瘦弱的老人,但却非常硬朗,而且耳聪目明,手脚也相对还算利索。关键神清气爽。她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她整个人也是非常温婉。我跟着朋友叫她外婆。外婆身子骨很不错,一早起来就出去买菜买早点,当我们外出去医院时,她就在家做饭,我们回家就能吃饭,菜烧得很丰盛。人非常具有亲和力。

其实我们是不想让老人这样操劳的,上了年纪原本是需要别人照顾的,现在反过来照顾我们。晚上时,外婆拿出一些旧照片给我看,这真让我震撼。这是一位曾经多么优雅的女人啊!在旧上海滩,她穿着各式旗袍,特别是那身棉旗袍,身段佼好,又年轻漂亮,真的非常有风度。她的一个儿子在国外。另外一个女儿在上海,但不住在一起,会时常来看看她。她自己生活都能自理。但她女儿来时依然会说很担心,因为毕竟上了年纪。看我们住着多少会刀扰到老人。所以一般能在外面吃的饭我们都在外面解决了。

老人给我印象是非常温婉,到了这样的年纪一点都没有背,而是可以与之交谈和对话。性格非常好。我除了景仰就是敬佩。这老人真的有故事,可惜我只是匆匆而来,随之也匆匆离别。临走时,外婆一定要执意送我们过马路到站头上。路上车水马龙,我一手紧紧抓住外婆的手臂,那手臂已经枯槁,她真的很瘦。她也非常紧张的依靠着我左右不停地看车,这样一位热心热情的老人,与我素昧平生,却对我如亲人一般跟我说事。我的心底涌起深深的感动。我还不知我们这一世就只一面之缘。我走了,她赢弱的身体有点颤悠着回去了。此后再无此后。

如果她还在,已经有一百多岁了。我已无处寻觅,只希望她在天之灵安息。

她们也曾经年轻过。在这个世界上,她们曾经是多么美丽的生活过。年轮过处,我们也同样不会留下什么痕迹,悄无声息。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