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军营生活记)我曾经年轻的朋友,你们好吗?(七)  

2012-09-29 18:42:01|  分类: 心情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在泰宁住得时间并不是很长,但由于最可记忆的东西或者说这是在福建最后记忆的地方,因而记忆里是最全最多的。在那里读完所谓的高中。当然那个学校在那个时期就没有那么幸运,没有全面的课可上,只是如上大学一般,凭你兴趣爱好选专业,当时学校分了一些班如:红医班,通讯班等等。之所以还记得这两个班,因为前者是我一个最要好的同学在的班,后者是我报的班。在此更加造成我理科的陌生距离,在我生命里全然没有这些课的记忆了。
       红医班的同学学会了打针,记得当时是在班里面他们为我们每一个同学打针,真不知打进的是什么。我们通讯班大约二十几人,是年级段各班打乱混在一起的。别看班人少,女同学没几个,但个个都是那个时候学校的里漂亮女孩和“精英”呢。记得刚去不久,班还没打乱时,还上过英语课,当然内容全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之类,但英语老师却是正宗的“英语人”,他来自印尼,是一个在现在看来也非常时尚的一个男人,他瘦长型,穿着瘦身的外套,看上去玉树临风。在他的课上,我的语言能力得到了他极大的肯定,他的热情完全是外国式的,他的表扬也同样是外国式的,他在课上让我读一段文字,然后他非常兴奋并毫不掩饰地说:非常好,出类拔萃!前句用得是英语,后句用得是中文。在这样的赞赏里,随后就有了代课的经历,替他给初中班级的学生上英语课。这是我在那时的一个“辉煌”的节点,另一个就是我的作文,被抄写在学校操场上的黑板报上,这样我怎么不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呢?再加之那个时候部队子弟的特殊身份,再加之我的好看……
       所以自我感觉好可能就是这样从小在当时优越的生活氛围中点点而来。一直如有明星的光环在外面罩着。英语老师姓郑。记得有一次他跟我们一起站在操场上,谈论的话题是今后想做什么。他问了我们每一个人,他非常善于与人交谈,也喜欢交谈。在那个中学的操场上我们一起谈着谈着谈了许久,一起非常愉悦,跟他完全像同辈人一样。具体我想做什么是不是说了已经不记得了。
       这样班级一打乱,认识的同学就更多了,好像我们这个班里大都不是我班里的同学。当时高中好像有四个班级。我现在都想不起来我们是怎样上得课上得什么课,现在想想光一个通讯班,还要读一年,又不是大学的课程,究竟学了些什么呢?当然印象深刻的是开门办学,于是我就有了一次下矿井实习的机会。
       我们去的是大布煤矿。应该是在那里住了半个月的样子,带着自己的行李。当时一外出带行李是很正常的事。好在父亲部队里早就有了现在家常使用的被套,草绿色也很美,还有军用背包带,一打就成了。样子也好。我们是住在矿上的一个办公室一样的房间里,因为我们打的是地铺。一个房间里住了我们所有的女同学。那个矿井不是井,是平面向山的腹地推进的那种,但对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的人而言,实在是够新奇。
       首先我们对矿上的伙食非常倾心,其次我们渴望下井。但两个却是一对矛盾。首先老师规定我们女孩子不可下井,其次那个让我们垂涎欲滴伙食只有在夜宵时才能吃到。于是我们简直要疯了,这么美好的东西垂手就可得,可是却让我们如此禁欲。不行我们得想法。于是几个女同学一合计,就偷偷地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溜了出去,征得矿上的同意我们下井了,穿上矿工服配上雪亮的矿灯,脚蹬长筒靴,呵呵出发!
       进入时我们推着沉重矿车,据说也是有吨重的,一千还是更多已经忘记了。我们这样走进去,从黑糊糊的巷道穿越,里面就热火朝天了,我们干不了什么,可能也只能拿着铁铲铲地上黑黑的煤块。整个工程叫掘进,然后边上半人高处在打进去的叫回采面,那个地方人是站不起来的,只能是爬着上下,把里面的煤弄下来,我也爬上去过,那个感觉无异于董存瑞炸碉堡。下来后满脸就跟包公一样了。同学们一照面,那叫一个乐!最有力度的是矿灯,戴在头上,头朝向哪哪就是一束聚光雪亮雪亮。等一车的矿车装满黑漆漆的煤,顺着小铁轨道轻轻松松的就可溜出来,人只要站在矿车上就好,好爽!呼呼的只听风声和铁轨撞击声,一会就到了外面。
       然后我们一个个相视大笑,互相打闹,笑得腰都直不起来,然后一起唱着歌走向浴室,那里洗澡和洗衣服全是用得热水,煤矿啊,不用热水用什么啊。真的太奢华了。然后我们就直奔食堂,天哪,那个油乎乎的大饼子现在谁要吃啊,那时可真是美味啊。在那里我闹了一次肚子痛,一人躺在地上,关着门,害得外面老师一直关心备至的问长问短。嘿,那个大山!
       回来后我们出了一本集子,至今还留存着,粉色封面,一本书大小的样子,里面全是手刻字体,油印的。像挺进报啊。全是我们的习作,什么诗啊散文啊,我上了两篇。这便是我们当时通讯班的成果了。没想到我的一生之后就是以新闻为职业了。是我赖以生存的饭碗!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