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军营生活记)我曾经年轻的朋友,你们好吗?(二)  

2012-08-10 19:19:42|  分类: 心情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其实在福清城里住的时间也不长,但在此后很长一个时间段里,我午夜无数次梦回这座深宅大院。
       可能这个城市有比较多我们之前从来不得见的热带水果,比如龙眼。我们没有好好的在这个美丽的城市玩玩。到离开再次去向远方时,我对这个城市很多地方都依然没有记忆。因为没有进入。但在我的记忆里我就读的那所学校让我印象深刻,那所规模庞大甚至很有些奢华的美丽的校园,我能进入真的是我此生的荣幸。
      我们居住的那个大院,非常气派。且可以说是戒备森严,因为这个住宅在人保组里面,出入口是人保组的大门,经过办公楼才能拐进一条长长的弄堂,这个小院这座两层楼三底的楼屋,即很中式,也揉入了西洋风情。后来才知道福清是一个华侨较多的县城,当年出入境业务比较繁忙,正好也是父亲的管辖范围。
      在这个城市里我第一次真正拥有了自己独立的闺房,在这个城市里我成了一道风景,享受着众星捧月明星般生活。这个城市把我抛到高处让我变得特殊。我想,我也许就是当时这个小城的明星罢。那个年代经常有样板戏之类的演出,我们这些部队来的家里有“身份”的孩子,往往坐在戏院的第一排。几次下来就让全县人民认识你。又因为正值豆蔻年华,青春美丽,像一道明丽的彩虹在街市流连。很容易让人记住。。
      其实,特殊于我并不陌生,我自认为我从小就是一个特殊的人,因为漂亮早就被众星捧月了。所以听到的赞美太多,看到的喜欢的眼神太多。让我早就生活在云端里了。因为宠着所以娇气,因为娇气自然更受宠。
      我们这个小院还住着县委书记师级干部张政委一家。张政委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分别叫小川小冬小蓉。小川不太爱说话,用现在的话说很宅,平时不太见到他,个子瘦瘦高高的。而小冬是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对人也很热情,很像他妈妈。印象最深的是吃龙眼,他把一大篮子龙眼全部一次性剥掉皮,然后拿在水龙头下冲洗一下,就大吃特吃起来。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龙眼,而且发现它这么好吃。以后就成了我们常用水果。小蓉特别娇气,长得也漂亮,他们的爸爸妈妈用现在话形容真是帅哥美女。胡阿姨特别具有干部气质,非常有派头。气场很强。她应该是在出入境的哪个部门工作,所以她日后被告可能也是源于她的工作。
      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送礼的厚度,小弟弟因为长得漂亮,所以非常招人喜欢,有一次有人接他过去哪里住了几天,回来后一起送回的还有一匹布和一枚金戒指。在那个年代什么都要票的,布居然是成匹的送。但父亲对此从来是正气凛然的,在他面前一般都是要碰壁的。所以最终父亲可以全身而退。所以后来我们才听说胡阿姨就是这样被告了进去,等那人出境后告的胡阿姨。
      胡阿姨一家住了没多久就搬走另居他处。此后一年里都是我们一家居住在那个大院里。后门打开是一个长长的通道,后面还有一个非常气派的大门,打开后是成片的稻田和一些建造的十分美观的住宅,据说都是当地华侨的居所。常来我们家的是两个家境比较贫寒的同学,长得也非常一般,但人却非常诚实和善良。一般上学她们都会来叫我,珠玉比较老实但数学非常好,陈蓉有些大大咧咧的,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初中一起考上了高中。 在这所中学里,我的语文好到令老师赞佩,毫无悬念的一直担任语文课代表和小组长。但我从来不习惯去参加“干部”会议。 每次语文课考试我似乎不用准备,而是给其他同学当起辅导。因为近视,没有配镜就坐在第一排,而我又是一个1.68的个子,所以每次老师走来跟我说事我都会立即站起来。这让老师感觉我非常有礼貌,多次公开表扬我。而我的数学成绩非常差。后来要升高中时数学老师好几次放学跟我一起走,跟我谈要好好考高中的问题,帮我分析对策。鼓励我要去勇敢面对。我是怕我数学成绩拖垮其他课。但最终我是考上了高中,我们初中班的绝大部分都一起升了上来。当时有一位姓陈的女同学数学成绩相当好。
    在那样的年代还有那样的学习气氛,叫老师用当地话翻译成普通话就是先生的意思。而且同学之间都是省去姓而呼后面两个字的。让人非常亲切,老师的教风非常好。一位数学女老师和物理男老师对我们都非常和善。学校还制作了校牌。到了那里好像我在舟山中学评上的红卫兵袖章再也没挂过。那里的学校读书依然很正规。所以当我后来又要离开时,两位老师非常不舍,一再的跟我说让我一人留下,不要跟父母走。但毕竟是当时兵荒马乱,父母怎忍心让他们的心肝宝贝独自留在离他们十万八千里之外呢?
      于是我们又开始新一轮迁徙。 而我的所有的那里的同学至今没有一个再有联系。一去经年,前途茫茫。当时是拍过一张集体照的,现在不知放哪了。我想同学会时同学们是否会想到我这个曾经是学校一道风景的学生呢?我的年轻的同学们,你们现在可都安好?我还记得你们记得两个特别喜欢运动的同学,当时是校排球队的,一个叫紫鹃。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