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夜谈家事之——峰回路转  

2012-05-22 11:35:24|  分类: 家庭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当我的思维渐近的向阿三靠拢时,院门响动了。
       我知道,阿二的到来给予我的又是女王般的快乐。我坐着不动,故意叫着说:哇,格是暗哦,已经啥辰光啦?!阿二一进门看到我马上摆出一副非常吃惊且惊喜之态,这是我想看到的表情,她进门就直冲到我身边坐下,靠得我紧紧的,一双大眼睛满含喜悦地定定地看定我,犹如红嫂看子弟兵的眼神。我自然是笑了。
       我跟阿二的交谈完全与阿三的交谈天壤之别,一种喜庆式的欢乐立即溢满整个房间。夜在深,但我们却无所顾忌,大声的说笑,似乎年节亲人团聚。
       不过,说实话,当阿二进门,我第一眼看到她,她的穿着打扮让我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完全是年纪大人的扮相。特别是那头发弄得真的有点怪。后来阿三说是她帮阿二打扮的,说她要出去访友,次日还有饭局,所以特意陪阿二去弄的头发买的外套。天,就这还叫弄?太老气了吧。
       阿二看上去气色还不错,人也欢乐了。所以自然她又接着她刚才离开的那个朋友家的话题发挥了。她又重复着阿三之前告诉我的“故事”,在这个时候,我已经不能再说不认识了。我承认了,但我还是有些故作姿态有点拿腔拿调笑着说:是哦,我好像想到是谁了。我脸上的表情一定会有些怪,所以阿二没有追问我,可能想必是她在那个朋友家把个大概的来龙去脉弄清了也未可知。总之,阿二是不会让我难堪的。她总会拣好听的说,只要看到我开心就是她说话的目的了。
      阿二的老公,在今夜之前,我似乎也从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甚至正经八百的说过话(瞧,当年的我像个外星人,基本不与不熟悉的人对话)。但今夜,居然又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他蹲在我边上跟我说他岳母的事。我是知道阿二的妈妈当年是在他的臂弯里过世的。时至今天,他说起当年一幕,眼里依然泛起泪光。他描绘起当年的场景,宛如昨天,一切都历历在目,对他而言是如此刻骨铭心。他的脸有些红,他的酒喝多了些吧?他真的是个好人。今夜我更加认定了这一点,如此经年之后,他的情境依旧。
      自然,我在,自然,就不能不提遗产的事。我说阿小是不是做得有些过分了?阿二的话让我吃惊:我觉得阿小的做法也不过分。
      突然我想到了阿三的性格,在他们姐妹中,阿三是刚烈的,而且嘴上从不把门。之前也有听到她们姐妹之争。我已经好久没有介入他们家庭,但之前她们姐妹与邻居当年还健在的老人的说话声,还是不断的会从她们家传过来的。让我知晓了她们谈论的事。
    我看看不早了,从沙发上站起来。我突然想到了上篇提到的思维的问题。是了,阿小的做法不能说完全不对。而是当年阿三自己自动放弃权力,自然在现在留下话把。而且阿三也确实无条件的在这套房间里住了10几年。如果这十几年来房子是出租的,那对其他姐弟而言自然是一笔收入,但现在,大家非但没有收到钱落到好,反而要听阿三的“恶语”相向。自然心里不痛快。
       我说了我舅舅在我们分遗产时说的话,还有我的做法。当然还有我的想法。在这个时候,有我这样活生生的榜样在,阿二无异于借题炒作的高手,一个劲地夸我说得对,做的也对。我自然就站在了阿二的阵营。当然,我也感觉到了阿二和阿小退让的潮汐(我也感觉到了来自于阿三的某种让他们有为难之处),他们是在有礼有节的退,他们也不想把事情做绝,毕竟父母的在天之灵都是希望他们的子女都能过的好,不会太过偏袒。我跟阿三说,也许阿小的想法我们真的难理解,他的思维跟我们已经不同,他的所想所为,不是我们可以猜度的。我说你只能是把这个事当作一个事来看,就事论事,只把这个事解决好,其他都不要再去说。当务之急是这笔遗产的走向。你如果拖时太久越于己不利。阿二的老公说是三分好呢还四分好?我说那肯定是四分好。否则将来阿大的事谁管?
       我跟阿三说,其实事情已经差不多解决了,你不是已经借给阿小20万了么,那就再凑足余下不多的几万算是跟他两清了。阿二的说辞让我又是一个意外。她说毕竟从小在这里长大,以后回家也好有个名正言顺的落脚地,所以,阿二对阿三说,我先不要你分给我钱,这房子现在算我们两人名下的。这不好了。你现在不用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给我。等你以后有了再说。阿三完全没了气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阿三,她不再盛气凌人。她变得可以商量,她变得懂事多了。阿三说,那房产证怎么写?我说,那你们改天做的时候去咨询一下,或者现在暂时不做?
      至此,阿三的脸完全柔和了。我说你要对你这个姐姐存感恩之心。阿三点头说是是,我是非常感恩的。阿二的眼睛里我看出了如释重负。我看了下表轻轻叫了声:啊,12点了!
      午夜。我从阿三家出来,外面弄堂里好黑,我从那头摸过来,居然摸错了自家的门,阿二周到的送到门口,在那里笑我。阿三一个劲的说我人好足了,以后要常来走走呀。
      打开热水龙头,温热的水洒遍全身。我心里其实有些难过。因为,妈妈她已经不在了。否则,我都可以把这些事跟她说说。如果人都还在,那我们这里是何等的欢声笑语!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