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夜谈家事之——阿三的纠结与阿小的思维  

2012-05-15 18:55:58|  分类: 家庭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阿三的难在于她有一个儿子,是一个已经到了谈婚论嫁年纪的儿子。先前听说她儿子是被阿二带去她所在城市读书去了,原来现在毕业已经返回家乡。阿三说儿子房子是有了,但装修费也得20万元左右吧?再说到时办酒还要给女方钱,这里少不得又要五六万吧?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积蓄,本是为儿子打算的。如果现在要分给其他姐弟,那儿子结婚的钱怎么办?
        原以为阿三钱不多,这样看来这几年进进出出表面看似没做什么事,却也真是赚了一点。我坐在沙发上,不用看,这簇新的装修和阿三心灵手巧的一面就已经包融在我周身。这样的装修让人感觉舒服。只是墙脚边也有些发黑,还是太潮,装修成这样还是要发出来。真的很可惜。
        阿三善于用布艺让我感觉很喜欢,她家正门前原是连接院子的阳台,现为了遮阳,这个基本敞开式阳台从上到下吊着布帘,窗明几净的屋子,随风飘动着的色彩纯净的布帘。让人感觉真的不错。也许为着这布帘,让我一直又坐下去。她们的院子里没有花,院子不像我家那么“原始”,她家是从墙壁到地面全部都用瓷砖地砖装修过的。搞得一尘不染。没有任何旧物堆积。相比之下我有些“老古董”了。总是不想随意丢弃旧物,以至都要放着,还好我那家也没怎么弄过,清水挂面似的。放着旧物也倒看习惯了。但或许可能也得去整一整了。
        日子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就像这个晚上,等待阿二的感觉慢,但与阿三说着话时针就快到10点了。我居然如此的夜还坐在邻居家里讲大道,可谓百年不遇。
        父亲母亲大人都走了。剩下一些曾经的孩子现在的大人在谈论父母遗留的钱财,在这个当口,亲情感觉陌生起来。惯有的思维已经不能在其中运用。再也没有人能像父母这般偏爱你为你说话。说话没有后坐力。语言轻弹之际,也许就如转个身一般却会是一辈子的分水岭。就如阿三家几个姐弟,两个姐姐对阿小从小照顾有加,关怀备至。这个家里的独子皇孙从小承受了太多父母的阳光雨露,承载了太多家庭的期待和寄托,他的确是不负众望的。但任何孩子都差不多,对于回报于父母的却要少得多。但其实,阿小在外多年独自闯荡,他的思维根本不是他的姐姐们可以想像的。曾经他们的母亲快过世时,这位医学博士阿小主张的是最后不必多费周折抢救了。这让他的姐姐们难以接受。阿小说母亲的最后关头不再强行用药,只是在减轻母亲的痛苦。可有多少人能如此冷静以对?当年阿小还提出不披麻戴孝,这一点也让姐姐们不能接受,他可是家中唯一的男儿。阿小还甚至于说到了那天他不哭。
        所以,阿三是不能理解阿小的想法和做法的。阿三只是在想,阿小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

       那几天正好在看《北京爱情故事》。非常明显的里面表露的也有关思维的问题。什么事都不能以自己之心去推断,也不能不顾及双方所处环境的差异,处理现在的亲情关系或者朋友关系,都不能以我们自己惯常的思维行之。只能是理性的去讨论这个问题,这个讨论不是说吵,而是大家平心静气的把事情说开,这里面没有好听的话,只有提出怎样的方案解决这个问题。
        阿三现在进入纠结期。她即担心阿小真的上法庭,也要担心自己能不能要不要拿出钱来分遗产的分子。快到10点时,阿三自己给阿二打了个电话,说阿大不肯起来,一定要等她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