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夜谈—家事 之开场白  

2012-04-10 18:53:06|  分类: 家庭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那夜,等她,到10点。与她告别,已是午夜。
        我想说:她是值得我去等的人。
       清明时节休假,本想次日去看看外婆,但前一日晚睡,早上没有早起的习惯。每天的起床时间至少已称得是上午了。尽管要上班。
       所以,我事后想可能是老天在小小的惩戒我,上午起来后第一件事是把衣物投入洗衣机,一切程序启动,转身后,却没有听到往常听到的水声。掀开盖子,发现水居然如眼泪水一般。是不是哪里的水管出问题了?晚上总会来的吧?但这一天,都过完,极致夜晚来临,那水依然如是。
       于是打电话问。对方用迟疑的声音回答:没有地方修理过管道啊。又停了会说:那里啊,好像是下午四点多有过,但已经恢复。
       于是,对方要我问一下周边邻居,于是次日痛苦的在8点前起床(因对方说8点多要过来),出门到邻居家,敲开头上唯一一家能从外面看到院子的邻居家,我说你屋里水好发?老太说水呀好呀。于是回头发现走来另一家邻居阿三,再问,阿三说好啊。怪了。阿三说是不是你屋里总龙头关了?于是与我一起往后走从我家后面的一个我基本没在走的弄堂里,去看我家外面的总表。她拧了下开关说你去屋里看看。我想总龙头没动过,应该不会是那里的问题。果然不是,那水还是小的。就在这个辰光,阿三跟我说:阿二来了。
       那天,我正好因弟弟从南京来,扫完父母的墓,要去乡下看我姨妈。
       那水的问题是随后工作人员来后就解决了。他拆开水表,当水哗哗流到地上,我从门里探头看时,见他快速拉了下包说包也弄湿了。我问原因,他说:塞死了。奇怪,近表处怎么会堵?我就想这就是没去看外婆的惩戒了。
       晚上从姨妈家回来,草草吃了点东西,7点不到我去敲隔壁阿三家的门。她们家与我家隔着两个院子。开门后是她年轻的老公。算起来也有好些年了,路上碰面却从没招呼。他是阿三的第二个男人,跟他不熟。我的意外到访,也同样让他很感意外,回话也有点不顺。我一句一句的问着他一句一句地答着,有点像电影对白,才知她们都不在。他后来主动说了一句:可能过半个小时会来。我有点失落的走回自己家。
       半个多小时后,隐隐听他家院子有声音,就又去了。他在里面问谁啊,我说来了吗,他答来了。门开了,站在门里的不是他,是阿三。阿三也颇感意外。我这个不串门的人今晚成了她家的不速之客。
       事后我想这一晚也真怪了,我就是想去她家,而且执意不走,当然阿三也一个劲地在挽留我,就一直等到22点点多阿二回来为止,就听了她提及的三十多年前的人和事了。这又是一个意外,是我根本意想不到的人和事。又让我想到回归,更多的东西与从前进一步的接近了。在他们家听到的这个故人名和事,真个早已如前尘往事了。后来这两姐妹和阿二的男人还绘声绘色向我描绘了前一晚在我家门前曾演绎过的非常精彩的一幕。我根本浑然不觉,连一点感知感应都不曾发生哪。当年轻的男人回答来了时,其实只回来了阿三,阿二没有回来。他让我打个电话直接拨通了那个电话,我打过去一女声:你是谁啊?当阿二说我在那个谁家,你应该认识的。那种腔调!天哪,真是生活远比小说精彩。想也想不到的场景就这样突兀的展开了。
       事情实在,太过戏剧性!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