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军营生活记)我曾经年轻的朋友,你们好吗?(九)  

2012-11-02 18:54:27|  分类: 心情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在朱口公社我呆了差不多一年,现在看来那里真是个植被丰润原始浓郁的好地方。那时的我们也真的很爱那片土地,我们在那里与贫下中农一起生活一起劳动,有无限的快乐让我们没想到以后将怎样,好像这样子生活就将是我们当下和以后的整个人生了。
      现在看来当时我们的生活用水是怎样的不堪啊,本来想这山野之间,泉眼丰富,哪哪的水都是清澈的,但不诚想我们住的地方一边靠山一边靠公路,我们点的房子是另外建在当时那个我们所在的石网大队的村落之外的,前面是一所小学。当然走到村里去路也不多,但我们周边没有井。村子里面原是有一些井的,但后来我们也听村民们说起,那些井越来越少,原因是因为这个村不知怎么形成这样一种习惯,一有家庭不和的事发生,想不开就跳井,弄得井水大家不敢用,就把井填埋了。而我们的生活和吃的水就只能靠公路边一个水塘。因在公路边,汽车特别多,当时都是沙石泥路的,而且都是从山里往外运木头的卡车,那路边的灰尘搞得像沙尘爆似的。那水塘终年都如黄河水。只有这一片水离我们最近,而且就是用来吃的,所以那个时候用得最多的是明矾,幸好我们每人发了一副大水桶,所以木桶里装好水后就放入明矾,这样不多时间水就清了,可是你看下一半真的吓死人,全是厚厚的一层黄沙土。至今想来仍印象深刻,下面如破旧棉絮似的很大团。那时我们的心理素质真是超好,就这样我们照样吃用不误。如果那时就有网络就有微博那这样的水哪还是人吃的?那时的健康知识只知道村里有赤脚医生。
      说起这赤脚医生有一件事也真是太牛了。我们下去时正好碰到双抢(居然还能打出这两个字的词组来!)6月份,幸亏那时在学校时也一直在劳动的。所以到了农村也没太多的不适应,我们一干人等放下行李就投入农村火热的大生产劳动中。自然是收割稻子。一大群人围着一大块地,团团围住,齐头并进。原以为水稻田里最让人怕的是蚂蟥,叮住你腿上某一处,就开始吸血。吸了血的蚂蟥倒还容易被弄掉,而这刚刚吸住腿脚的蚂蟥就怎样也弄不下来,一头如吸盘一样紧紧吸附在皮肤上,弄却弄不掉越弄不掉心里就开始发毛,整个一个牛皮糖似的。原本我也装作坚强的,心里其实也是害怕的要死,但在贫下中农面前怎可轻易流露?所以硬挺着,我只是用鎌刀去铲它,但就那一次因是刚刚叮上的,所以怎么也弄不掉,心也痒起来,那真的是让我最毛的一次。而桂英最好,一被叮上就大叫,就跳到我面前,那时的我如果再像她一样的跳啊叫啊,那贫下中农会怎么看?于是我只好大着胆子帮她弄掉。通常我们一上田埂双腿就开始流血,一路就是血腿这样走回去。
    大约双抢没多久,那天像往常一样的开劆,割着走着一步步向前,是发现水里有一个什么在动,当时也没太留意,因为人多,大家一起都在动作,以为是把水搅动了。殊不知突然我的手着了道:一条鲜红的赤链蛇就这样轻易的咬住了我的食指的前半部分,我一举手那条蛇竟然还咬住不放挂在我手上,周围人一片惊呼,全看着我,我当时可能所谓的蛇看得多了,自从来到这个山区,真的认识了好多蛇,什么蝮蛇、眼镜蛇、七步蛇、竹叶青蛇、菜蛇等等,上次我们部队营房住的隔壁人家就进了一条蛇,大家好一阵热闹,围在一起抓蛇。还有晚上在公路上也可见非常粗大的蛇慢吞吞的从公路拦腰爬过去。所以这一次咬到我手上,这应该是水蛇了,倒还是第一次见。见大伙都愣在那里,我倒也没觉着怎么害怕,顺手一甩,那蛇就从我手上掉落,眼见它逃命似的直向田埂游去,一直到看不见,众人才围过来看我的手,有两排深深的牙印,牙印处有血流出。这时贫下中农们让我上田埂,然后有一小伙子马上在田埂边抓了一把什么草,揉碎后放在我手指牙印的边上,一边用绳子把我手的上部扎起来,然后把我带到村里,到了一户人家,他家里人先是用生姜使劲擦我的伤口,然后拿来一种大烟叶,研碎后涂在我伤口的周围,让里面的毒液(如果是的话)流出来。没想到这手突然发紫了,天哪,难道我真的中毒了?这不手都黑了呀!这时我才真的紧张和害怕了。但后来才发现是上部的手扎的太紧影响到血脉流通,自然就紫黑起来。
      然后我就回我们的知青点。后来也没什么事,身上脏的一塌糊涂,裤脚高高的卷着衣裤上全是泥点,腿上更不用说半腿子的泥,晚饭后洗了澡,当时洗澡也是我们自己发明的,我跟桂英两人打来水后放在门边,我们就这样冲洗,水就会从门里流出。洗完后我去倒脸盆里的水,天已经黑下来,这时外面进来一人叫着我的名字问:你们这里被蛇咬的是谁啊。见到他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你这个赤脚医生未免来得太“早”了吧?如果真被毒蛇咬了,你现在来我还有命啊?他笑了,听我们 一说,他说水蛇的毒性在后面的大牙,前面的没问题。真是命大呀!要不我还能好好的在这里吗?要不我说这赤脚医生牛呢。第二天又下田时,真的应了一句老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真有这样的事,第二天在田地中间看到一根形似蛇的稻草绳,居然以为又见到了蛇,吓得大叫,一干人四散而逃。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