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贫困 捐款 去向  

2011-07-06 17:09:24|  分类: 生活感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日前本地报纸刊登一农村孩子因家贫无力支付重点高中学费,引来不少市民表示要帮扶。市民问怎么不刊登联系电话啊。昨天碰到新闻中心主任,也说昨电话打暴。问起捐款事宜,他说就是故意不刊登电话号码的,不主张市民捐款,而是希望有关部门解决。据说已经妥善解决。我说捐款可以搞个账户媒体和有关部门共同管理,他听了直摇头:那要烦死了,有多少事啊!
        也是,我怎么忘记了,很多年前我也写过一个稿子,后来社会捐款热情极为高涨,但结局至今想来仍让我唏嘘不已。
        那是一位乡村女孩,当时才21岁的花季。不幸却染上尿毒症。当时去采访也没想太多,只是这一家人的关系有故事性才去写的。女孩的父亲曾经是军人,却也在40岁左右时生这个病过世,留下一儿一女,后来女孩继父走进这个家庭,当时孩子还很小,但继父却没有再要自己的孩子,而是视这两个孩子为已出。如今女儿生此重病,继父也心如刀绞。他考虑到如果女儿换肾那将是很大一笔费用,根本不是这个家庭可以承担的,所以他想呼吁社会帮助。
        当时写的稿子也只是放在二版的下方。但没想到,女孩的故事却受到广泛关注,之后捐款就源源不断而来,也不用发动,这次捐款却自主遍及全市众多单位和个人。每天都会接到款项。最远的居然还来自外地正在服刑的本地人。第一笔捐款是由我亲自送到女孩的病房并交到他们父母手上的。当时我看到那女孩躺在床上,人非常烦躁,手脚一直不能停止乱动,旁边有人按着她,她人虽在动着但脸上却没什么表情,眼睛空洞的看着来人。旁边导出来的尿是酱油色。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危重的病人,她还这么年轻啊。我第一次知道换个肾的概念和代价。人在这样的时刻多么无助!
        当捐款多起来时,我们媒体也与医院协调开过几次碰头会。我当时非常单纯的想,这捐款理所应该是归女孩家所有的,是为她看病的,但医院却提出不能全部拿给他们家,要由媒体和医院共同来管理这笔钱,以保证全部用于换肾之用。最后所有的捐款都不能直接捐到女孩父亲的手上。听医生说女孩可能会转院去外地治疗,不几日就可动身。但就在临近走的日子,突然传来女孩去世的消息。这让我们大为惊讶。后来才听说女孩的父亲为这笔捐款非常纠结,他当然是希望钱全部可以到手。但他指责医院说,医院根本不想让女孩转院,说如果女孩什么时候转院就什么时候会死。说医院根本不想把钱给他们。据统计最后捐款近六万元,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女孩家一共大约拿到1万余元,等女孩走后还剩下四万余元。人一走,那钱就更加不可能给他们家。于是我们又与院方协商。他们主张把这钱捐到本市红十字会,建立一个专门基金,然后专门用于以后救治这类病人之用。最后这笔钱打入红十字会账户。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笔钱去向如何了呢?谁又知道红十字会还有这样一笔款项可以用来治这个病呢?现在看来,大家都懂的,原来这个单位是可以这么有钱的啊。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