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书 记忆  

2011-12-23 19:22:39|  分类: 生活感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半路电话响,心想可能是他,果然。把车停于路边,在马路的阴面,接了电话。打着打着看着路对面的和煦阳光,真想过去暖暖的晒着说话。老G在电话里说他刚从国外回来,是一个小国家,名声却不小,我正在使用这个国家生产的一种药膏。他说看了我的博,文笔很不错,于是推荐我看看老子的书,说就在什么什么路上什么什么店。我那天刚好从医院挂完水出来,正离他说的那个地儿不远。于是我说,好的我去看看。
        果然不难找,正是中午下班时间,店门口静悄悄。掀开门上的帘子,里面小小的一个店,满满当当的书桌书架,容一人通行的过道走过,一边看上面的类别,看到古书一类,也没发现有这样的书。于是问坐在门口收银的一女子,不想旁边一立在书架前看书的男子马上给予回答,帮着找这书。我说有朋友推荐的说只有五元一本的。他帮着看东看西并拿下一本给我说,是这个吧?那也要六元,还有这个要10多元。我正在看,他又说,是不是少儿读物?我笑说那肯定不是,可能就这本六元的吧。应该就是这个了。原来这男子也是店员。来自黑龙江。在这里打工。
       他拿起我的书看了一下,就说出价格,与原来定的书价完全不一样。我说你在看哪?他说这里把书拿起指给我看,原来用铅笔写在书的下部。于是我拿起一本本书看价格,发现都比定价便宜,他说都是搞特价。我有些惊奇,这么多的外国名著都特价啊?他说现在书难卖啊。
       这一溜看过去,全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一些书,而且家里全有。是真的,不是这次老G推荐,我已经不知多久未进书店了。上个月记者节参加单位组织的演讲看客团(我命名的)给我们参与者每人发了一张书卡。我看了好久即陌生又熟悉。也不知有什么书好买。还没去过。我家里的那些书全是20多年前买进的。有两个书橱。之后是宝贝买的书,也占了好多地方。年少时喜欢静,喜欢一个人自己呆着,搞得像古代的小姐,有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只是看看书画画画,还吹吹口琴。于是那时看了不少书,但那时看的是现代文学,没有一本外国的书,这些书还都是弟弟们帮着借的。借自何处也忘记了。可能那时住在有弄堂的四合院里,弄堂里全是一座座四合院,人家多全都认识,有些也可称得是大户人家,可能那些家庭里有一些藏书。因为那时小,只是看而已。好像有看不完的书,但印象中全不是我自己找来的。所以那时可能经常躺在床上看书光线也不太好的缘故吧,我们家就我一个眼睛不对了。所以以后,凡是我要看书时,我妈总会让做点别的。
       上世纪80年代左右,一些书开禁,最早受热捧的是各类杂志。所以跑邮局成了家常便饭,那里开了一家门店,跟那里的一位营业员成了好朋友。每次去总会买一些。加之那时单位里我还在管理图书资料,所以跑书店跑邮局成为常态,最新的都自己先买先看,阅读是非常大量。每月《十月》《收获》《花城》等大型杂志都是必看的,还有就是《人民文学》《萌芽》《青年文学》《上海文学》等等。其他后来还有《家庭》《现代家庭》《知音》《大众电影》之类也每月必买。同时家里的书橱里更是装下了世界名著和现代当代的书籍。到现在为止我在那个年代买的各类杂志还保存着,而且我还学着把它们全装订成册,边边上还让工厂里切纸刀都裁整齐了,外面加了封面。像一本本大书。几次搬家,我都带着它们没有舍弃。只是近几年因为一直没在看,家里人也说书太多没地方放,于是也整理过几次,把一些小杂志处理掉过。很是心疼。但还是不少留存,而且还保存的不错。
       知道我喜欢看书,一朋友还送了我莎翁全套的作品,那时我拿到时真的非常感谢。这真是世上最好的礼物。到了二十年代主要是看电脑里的书了,我也会把一些作品都下载后一部部看。杂志后来几乎就没买了。对它们也只是有看没看,兴趣大减。只是对《知音》还有些兴趣。这次住院看了好几本。近些年真的,已经很少看书了。
       手触摸着这些书,让我在这样一个冬日的正午有了思绪。所以没有立即出来,而是看来看去看了好久,买了这本老子,后发现了一本本草纲目,还发现了一本小郭同学的文集,从来没有看过他的作品,《梦里花落知多少》好诗意的书名。厚厚的一本。定价却是原来的一小半。于是,决定买一本。
       这样在家里的餐桌上放了这三本书,用于佐餐。翻开老子,让人沉静思考。读了一篇,道理很大。翻开小郭的书,呵呵,太轻松了,一边看一边就笑极至狂笑!文字实在轻快。在桔色的灯影里,放着他们,一大一小,突然想,这一本小的如此厚重,那一本大的如此有趣。一个是古老的说教,一个是现代的跳跃,都是生活,状态不同表述不同,于人,都有脾益。不是吗?
       深夜睡下,关了电脑,有点睡不着,突然想,枕边好像好久没有书了。是不是要把餐桌上的书移到床头来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