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医院  

2011-11-15 21:55:35|  分类: 心情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进入医生办公室,见她正在弄一个表格,原来这么长时间这位医生还没把要我签名的表打好。她突然问一旁另一年轻医生,那大腿上部应该怎么称?这个医学名她想不出,另一医生也想不出。后问进来的年轻的博士医生,他马上说股骨上部嘛。
       今天就等一个签名,等了一天。到下午4点多才全弄好。明天还有一个手术。我把好多东西都要留在这里了。这个城市留下我们家人太多的东西。其实父亲身体在这里化成烟云之时,妈妈说他的灵魂也没有归故里。尽管父亲最终回到母亲的老家安息。
      10多年前宝贝也把两条长辨子留在这里。八九前母亲是把她身体的某一部分留在那家医院。今天我又是头发又是身体上的全又留于此地。这个地方跟我们到底有多深的渊源?
         晚上第二次走进理发店,是另一家。医生要我自己先把那块弄一下,说因不是外科没有专门人搞。真的好奇怪。还有这样的事。现在这样不知是不是可行。
         护士的的工作台里挂有所有住院病人的信息。今天因等待所以走过去看看,一看发现上面全写着谁谁什么病之类。我说2床是这个病啊?一旁护士赶紧朝我使眼色,说2床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我说怎么会啊?你都这样大鸣大放的放于此地,人家不是会过来看吗?哪里还瞒得住?又不是不识字的。护士笑说也是哦,要跟医生建议下。正说着2床从旁边走过,手上吊着水刚从厕所回来。我悄声说她刚过去,护士探头一看赶紧摘下那牌。
        我想想好笑,这工作台难不成是透明的?寻常人看不见?
        剪个头,居然成了小小的新闻,见到我的医生护士第一句话就:咦头发剪了?大都说不错。中午正坐着,2床那位老太突然问:你那大辨子呢收起来了没?我说收了收了。晚上我跟宝贝说我都不知道我是谁了,也不知道你是谁了。宝贝淡然的说,那你是谁?
        医生说,你明天早点过来。宝贝说今晚你早点洗澡,我说10点,她说9点。可是现在9点多了,她还没来催我。今天早上她比我弄得快,是她等我,我说早上醒来一直想睡,她说你没心事放松了呗。到医院就催我上床,弄得我上午又睡,她也扒在我腿上睡,整整一天像个小猫似的一直扒在那里想睡,我一下床就让我上床,说要扒我腿上睡。最后我给了她枕头,权当是我的腿,她总算扒在那里睡了一会。
       医生弄着那表突然递给我一张纸说看看吧你的报告。我第一次看见这上面的东西和格式,纸的下部是两张彩图,上面像抽象派似的纹理,有点花里胡哨。只是最后一行字深深印在了眼里:没有发现脱落的XX细胞。我有点发楞,这就是差点要了我命的那东西?医生说现在放心了吧?我嘴上说是呀。心里却依然搞不明白,这世界的事都会在瞬间变得不明白,瞬间改变,瞬间就面目全非。什么样的准备你都来不及,总是那样措手不及,在不经意间在以为还有很多明天之时,突然,一下子,被这个那个撞到,你就没有任何念想了,从来不会知会你,这一时和那一时,也许就是翻天覆地。我们往往还在生活的松懈状态,没有任何远行的准备,好像这辈子我们不会远行,什么行囊都没准备,但真正的行囊岂会让你有时间整理吗?除非你自己打有准备之仗。那行囊其实是要你随时准备的啊,增增减减让它们有归处。因为你是带不走任何行囊的,只是决定它们的去向。最终它们是它们你是你。
         那纸现在在眼前飘,真实内容我的那部分东西,已然不知是在瓶里还是在土里了。我想那位主任会保存吗?会一直放在他那里吗?当然,我不想有以后。我走在这条通往这里的路时说,我们找到了一条比小弟先前找到的一条更近的通向这个医院的路,但是,我们无可告知其他人,因为我们不想重走这里的路,今后!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