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25分钟-明天  

2011-11-13 22:08:41|  分类: 心情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五天。
       家门前的茶梅,临走前一晚,绽出一朵白白的花朵来,默默良久的看,去年陪我于风雪冰冻天地间的娇嫩却坚强的花儿,感动无语。我心说,我会好好的回来,因为有你们的等待和陪伴。思路常常会回朔,有多少年了呢,好久好久的样子,生活中一直有你们。那种灵性,我无语感动。
       走回弟弟家的路,不经意间两盆红红白白的梅突兀在眼前。是白茶梅么?小弟说是月季吧,我认定是茶梅,我太熟悉她们。近前果然是白茶梅,旁边居然还粉茶梅。已经盛放满枝。我想念家里的白梅了,这几天也已经开得满枝满脑了吧?我知道你们会等我,一直会陪我渡过这整个寒冷的冬天。
       远方来电响起时,说了没几句,就要去了。主任过来了,弟弟们也来了。这真是个神奇的电话,会在那一时刻突然响起。
       向那个未知的地方走去。后来小弟居然说我紧张的脸发白。也许是心的一种无法感知的煎熬,看似空洞,却不知那一时刻我可能已经不是我自己,我的灵魂在游移,我的精神在一种急剧重压下已经从正常走向不正常,再走回正常,在这种时空交错滑动中,我的思想早已短路。更远的东西已经在那时阻断。似乎,我仅仅是与友人去赴一个饭局,似乎,我们只是去哪里坐坐,似乎就只是似乎而已。
       上楼下楼。一路听主任聊着他的酒。突然发现这位胖胖的博士主任的眼神极为和善。没有锐利的锋芒。
       门口到了,里面不知是怎样的世界。换鞋套头发。
        时间正是2011-11-9上午10时30分。躺上窄窄的手术床。音乐在一旁轻轻的回荡。里面医生讲话极为轻柔。胖主任已经穿上手术服。他在一边说呆会哦我的助手还没来。我嗯了声。当两位助手到齐。他如数家珍报一个个检查项目,后面全加个好。于是,他说:行,那就开始吧!
       那钟就挂在墙头,看着针滑动。10点45不到些。有刺痛感。主任说别看到会害怕,原本说拿个支架,后来他自己拿块布盖在我头边上。
       凉凉的药水开始浸润。然后,看到有淡淡的青烟在我的右侧飘动……
        11时整,主任说你们慢慢缝着,我先拿走了。
        犹如有圆头木头在我那地方轻轻戳动。有牵动感,有紧致感。主刀的年轻助手轻柔的说着话,全由他动手。他轻轻的说要找个专业人士来,旁边人就轻轻笑。然后说12分可以了,清点吧。引领我进入的那女子就轻轻走来一样样看。助手笑了:你还真清点啊?
         果然12分左右的样子。助手让我看看他的杰作!那可是我的肉身啊!我有准备但也准备不出是这样的杰作!主任曾怜惜的说会有疤的啊。
         感觉时光也没有太多错位,感觉身体还感觉心灵,一切都似是原来的模样。只是如释重负。是怎样的重负自己也难以言表,不知是在等待什么结果,不知是想渡过怎样的时光,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时光的脚步已然停止,改变了,世界也静止了,心也安宁了。不知那离我去的东西去向何方,甚至于我都没有看一眼的欲望,我仿佛仅仅是从外面走了一遭回来,仅仅是在某个街市驻足,放眼没有眼前任何的景物,我更似如做了个梦,醒来我轻轻的起身,我要离开这个小床,我要从小床上下来。突然发现起来变得有些困难,我竟然起不了身,那女子轻轻扶起我,我却没有把腿放下,我似刚刚醒来睡眼惺忪,我也感染了他们的轻轻,我轻轻说我肚子痛。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还坐在这该死的手术床上不下来。女子帮我套头发说出去前还要套住的。我默然笑笑。我还对迎面走来离开的助手说辛苦你们,却始终没看清他们的脸。
         走出这里,我已经变化。与生俱来的东西在主任手里,他拿走了。后来弟弟说也没给他们看。他们在外面守候了一个小时。手上拿着的是我的长睡衣和头上发圈还有帽子。我的鞋子脱在这个门的外面,已经被弟弟们拿到另外一边去了。门推开,弟弟们迎上来,一个手拿睡衣往我身上套,一个递给我发圈。还有我的鞋子,我第一时间穿上它们。我又回到他们中间。旁边还有年轻的科室医生在等待我。陪我一起回病房。来时我衣冠楚楚,回时我已如残兵败将。如从战场溃败,有些七零八落,突然虚空飘乎起来。身上的睡衣突然就着不齐整。
        当我再次从病床上起身,突然就头重脚轻。晚上,那里肿起来。但我害怕的剧痛似乎没有出现。那痛也在痛,但还是能忍住。小弟帮我扎头发,却不知从何下手,还笑说我喜欢女儿,生个女儿就好了。在这样的时刻抓住我头发的瞬间,他想有个女儿。他扎了几次都没成功。从来没有这么亲近过。我的心里漾起幸福。有弟弟真好。而且是两个。这是父母留给我何其宝贵的财富啊。还有我在远方的舅舅们,一直在切切关心记挂。我的每一步,都由弟弟们通报给他们。还有我亲爱的表妹,偶然在这里看到。关切之情让我感动。还有那位神奇电话的朋友。当然还有我的宝贝。昨天她来到我身边。
         我突然真的没心没肺了。我突然又回到女儿时光,一切听凭弟弟的安排。是他们大于我了。一人独坐病房,天暗下来,护士推门而入,说:啊,你怎么不开灯呢?我心想挺好,就在这样的暗影里,默然静坐。看着窗外的暮色和远方的高楼。一人独坐时,清洁工推门而入说,怎么不开电视呢?帮我打开。我想没有电视没有灯光,我一人也会静静坐着坐着,直到突然的手机声响起。我已然已经游离开这个社会甚至这个世界,一切我都不感知,一切都让他们静静的流走。一如我生命之河的流淌,走了,流了,不知去向何方,不知飘零何处,处处是家处处陌生处处零落。过去的现在未来的,都将从脑海里消失和没知觉。我像从来没来过,也没有走向。所有的一切发生与我无关。
         明天,明天。我是否还走得出明天?大家都在说明天!我的明天!有多少亲人记挂担忧的明天啊!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明天的我是否却陨落了?那个神奇的电话又来了:这都是命,无论怎样好过老年昏花。嗯。我明白。
        要睡了。要洗澡,宝贝在等我,她长大了,她有了责任了。她催我早点睡了,她要帮我洗澡了。好。小弟已经回家了。那个小朋友也回家了。我也要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