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徐老其人其事  

2010-06-03 17:30:32|  分类: 人物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儿   


      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心情灿然进入办公室,忽听一声大叫:你看谁来了?谁啊谁来了值得我们主任这样大呼小叫呀?
      我应声进入主任办公室。只见一非常慈祥的老太坐在那里,不认识。再看过去,呀,这不是?!我不由大叫起来:呀是你呀,好久不见了呀?!那人立即含笑从座位上站起,一旁的主任也大笑着说:是吧是吧。只见那人双手合十,只是笑,神清气爽,这么多年不见了,他倒是健康极了呢。人也一点没变。主任在一旁解释:他现在是深信佛教,我当即脱口而出:是呀,像个老方丈噢。他依然是微笑不语。
      当他们两口子从电梯里消失,留在眼前的唯有他合十的样子。慈眉善目。一如电影里少林寺方丈的做派。
      我跟他是太熟太熟。曾经一起外出采访,一起做版面。他非常喜欢新鲜的东西,工作时自行装备非常到位,什么相机摄像机之类的全都配备。一起外出他总喜欢拿我当模特,他因此给我留下了不少宝贵的工作照。但他以前完全不是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相反他说的太多。在他工作的漫长岁月里他可以说都在不停地说不停的活动。他是一个太会说太喜欢活动的人。也因如此他遭遇了太多的挫折太多打击。
       他是北师大高材生,据说在校担任过学生会主席。当年应该是非常叱咤风云。在当年一些运动中,他可算是个人物。搞组织搞活动从校内到校外,他可以说是活跃之极。跟当时的一些社会名人也有接触(单位里人大都知晓他跟国家某位领导人有联系,那位领导的夫人曾亲自给他寄来的明信片我是看到过的)。但当时的名人出了问题,他也牵连,不能如期毕业,最后这位江苏人被发配到浙江。是戴了帽子的。然后人家说了你是学气象的就到舟山好了。这样他与一起大学毕业的妻子来到举目无亲的舟山群岛。
       他夫人进了专业对口单位,他却来了一个180度转折,居然进新闻单位干上记者了。因为那年正好报纸复刊。从实质性而言,这倒是与他个性相得益彰,也算落到了“对口”单位。从此他可以说是如鱼得水,把他非常好动非常管事的秉性发挥的淋漓尽致。最后成了不是家喻户晓,也在很大范围内尤其是商业领域知名人物,人家都直呼其名,不带姓。他的“好事者”本性,他的耿直的脾气全部飞流直泻,没有任何遮拦。尤其是他疾恶如仇的脾性,让他的知名度更高一筹。他总是非常讲党性原则,遇事时不时会把自己骄人的党龄亮出来。之后他除去勤奋的采写工作外,对人也非常感“兴趣”,经常听说他又如高参一般对某单位领导指点他看不惯的人,说不能重用等等。因他一直戴着“帽子”,直到那个噩梦年代结束很久之后,据说才有相关部门的人来向他宣读平凡的决定。之后也据说,他为此在收入上大为吃亏,因因此没有能及时调级加薪。再之后发现他与任何一任领导都似乎搞得水火不容,结果是每年双聘,他都成了局外人,连续几年落聘。最后一年我记得很清楚,他跟我说:你知道吧?他们整了我10条罪状!其中之一是我自己买了摄像机也是一条!我粗粗听他一说,这10条中有不少是与他采访时参与接触了敏感事敏感人有关连。最后一次领导在大会上说:他因身体原因不被聘任。这样的说辞让人难免伤感甚至于悲愤。弄得当时几位“上了一定年纪”的同事见了他面或背后都在说:他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
      最后几年的工作除去与我合作之外,他似乎一直在与人斗。会说今天有人打电话到他家提供有关情况,明天有人约他面谈相关内幕。他就会因某事某人去“上访”某领导。这样能不得罪某方神圣吗?其实很多真的关他自己什么事呢?他其实有一种可怕的病,发作时会突然倒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听说的就有两次在公众场合发作,有一年好像是冬天,他就这样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抽搐,别人因为事出突然也不知这病怎样救治,一时也下不了手,他夫人在电话里嘱咐别人帮他盖上大衣立即赶到现场处理。那些年他看上去有些憔悴,但他乐观的性格没有让他跨下去,他依然不停的四处采访,广交朋友,信息非常灵敏。他对人好是非常真诚的那种。他其实骨子里有一种非常纯的东西,也有非常精彩的童真。所以尽管一直处于被整的状态,但他见人从来都是笑脸相迎。很少看到他愁眉不展。他想管的人和事,很多是不属于他这个职位的人职责内的。他深入的人和事其实已经游离于他的工作范围。很多社会上的事,他可能进入了,很多事他可能了解了,但他最多应该只是旁观者才是。但他却不以为。具体,他没跟我谈。但外界传闻不少。看着他一次次的遭遇,看着他依然能笑出来的脸,我真的也是敬佩他的。
      他可以独自自费到一个外地一个非常著名的村庄去采访,回来写了整版的文章,让大家都刮目相看。把他与马列的联系更紧了。他对人和事物的了解程度堪比那什么探长之类。我一直奇怪他怎么可以这么了解一些事情的内幕?了解了以后不是沉默而是想说,不仅在本地说,还想跟更上层的相关部门相关领导说。这可能就是触犯了某些“王法”。
      可是。退休大约近10个年头后的今天,他出现在我们面前,让我感到吃惊之极的是他居然变了!变得如此的沉默寡言!从我见他到走的几十分时间里,他就跟我说了一句话。好像好多年前,我听人说他到普陀山出家了。我当时极为震惊和不信,我想像他这样一个喜欢红尘周游的人,怎会看破?根本是两个世界嘛。可今天当他真实的人站在我面前,看他完全是一副地道的老和尚的姿态,我突然又释然了。看他的眼神里依然还是当年的灵性,还是那种熟悉的眼神,完全不是那种暮年之人的木讷。感觉他完全还是当年的那个他。可他却分明走进了另一个精神世界,而且似乎在他看来是一样的世界,因为他的眼神没有转换。他非常惬意的溶入了另一种生活。是他需要的清静?是他想体验的生活?
      其实我想无论他进入何种世界何种状态,他都是他,他混迹江湖,但并不等同于江湖。他一直会非常好的保持自己需要的一片净土,他依然能找到自己想要立足的点。当灿烂之极归于平淡,他的人生却似乎启开了另一扇门,这是他想走的他愿意走的一条人生的路。他善于转换,随时调整。所以他可以始终保持良好的状态。
      我真的是感悟到他人生的精彩和不随波逐流。他的特立独行是人活出质量的本真。我只有一句话想说:徐老保重!未来的人生你依然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