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德会的婚姻 文/雁儿  

2009-07-19 21:55:18|  分类: 生活感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会这次回来,与我更亲近。每次见我有说不完的话。我一进病房,她开始说话,先是汇报妈妈的情况,昨夜睡得怎样,早饭或晚饭吃了什么等等。接着是讲她自己的事。自然就会被她勾起说话兴趣,会与她多说些什么。她的勤快,我一直极为赞赏。而且发现她的眼神也让我感触,里面不是陌生和隔离,是一种亲近。所以也就有说话兴趣。

前几天谈着说着,她突然说到她自杀过。我大大一惊,自杀?!

那天好像她说胃有些不适。我说怎么了?要她喝点水。她就说出这样的事来。我问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她说20几岁时。

那天好像正好有别的什么事没有继续。今天想到又问起。她说喝了一瓶农药。以下是对话:

什么时间喝的?

晚上两点。

什么时候发现的?

早上8点多我妈来时发现的。

究竟为了什么事?

他把钱都拿去赌掉了。

多少钱?

好几万吧。那时的几万可是很多的。

是的。他人呢?

他不在,不知跑哪去了。

(看来她真的想死。半夜喝药身边又无人。)

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吗?

胃切掉了一些。

不是洗胃了吗?

没有。送到医院医生说我不行了,就回家了。三天以后就自己活过来了。

医生没有当时洗胃啊?

没有,看我不行了嘛。本来说是随便埋掉了,后来我爸说这么大的人无论怎样也要做个棺材的。所以就做了一个。

最伤心的是你父母了。

是的,我妈拉着我的手在那里哭,一边数落。突然我的手动了,我妈吓得跑出去。

啊?

我妈以为是炸尸了。后来再送到医院里胃就切了。

那时有孩子了吗?

有了都5岁了。所以现在闻到农药味头都会痛的。

 

看着她我一时无语。她这个男人现在基本每天会给她送饭,买这买那。也是熟识的。那天听德会说打过她,我还说过他。我说男人怎么可以打女人啊?解决问题应该学会动嘴而不是动手。这男人居然好脾气的在一边笑,一句也没回我。男人在一家酒店打工,会烧菜。听说外面搞七搞八的,德会为这事一直非常心梗。因她毕竟长年日夜在外,少与男人一起居住。哪里有时间管他。而且不多的钱男的会拿去讨好别的女人。德会知道家里要用钱的地方很多,儿子一直跟在身边至今没有办理婚姻手续。她这样背井离乡的远在这里打工,也是为了能赚些回去。把自己的下半生的生活打理的好一些。可总是事与愿违。

我在想,20多年前发生过的自杀,没能让这对夫妻走散,已然不错。但这样的婚姻留给他们的又是怎样的记忆?一种曾经死亡的气息,一种心冷如冰的伤痛,能不在漫长的共同生活中留下阴影?如果夫妻一直要设防,不仅是肌体的而且更多的是心的疲惫、心的隔离。德会曾说要独自再到另一个地方去。一直是想避开的。所幸这些年来,两人一直在外漂泊,在共同打理生活的过程中,远离家乡和家人两人唯有相互依靠,可以说得上相依为命。所以,才得以让这条单薄的小船没有下沉。

看得出,作为女人,德会心底的痛是显见的。今天这创口似乎并未很好的愈合。我真的为她难过。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