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遭遇假头发(转)   

2008-02-05 10:51:07|  分类: 转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遭遇假头发  

 遭遇假头发(转)    - tyvier - 雁儿花园5年前的一个冬天,去北京替朋友做事,为一个工程事,要与一个副部级官员商谈。朋友再三关照,在北京见官僚,举止要规范,形象要注意。临了,还不放心,特别过来教导,说领导没说完话之前不能插话,更不能抢话;酒壶的嘴不能对着领导,记着啊,决不可一人敬多人,碰杯时,双手,杯子要低。以至于后来发现有人把杯碰在领导的杯脚上。还叮咛我说,领导夹菜时,千万不要转酒桌中间的圆盘,领导夹菜你转盘是酒桌上大忌。

 遭遇假头发(转)    - tyvier - 雁儿花园      朋友还说,你形象也得包装一下。于是,吃完中饭去了一家精品百货店,替我买了件精品夹克,我试穿了穿。他盯着我说,光头形象也有点问题,再配个精品假头发。我说这要干吗。他说领导接见你,戴帽不礼貌,光头形象也不好的,再说你又不是艺术家。我听听也有道理,反正此身在京为商计,由他摆弄了。

    假头发很浓密,质地似乎不错,好象是从自己20岁时的头皮上刚撕下来似的。我试了试,很紧,有种很异样的感觉。我理了理脑前的刘海,梳了梳很新但有点纠缠的发丝,照了照镜子。还好,还有点像我,如果弄一撮小胡子,那也许真不是自己了。

     戴了一会,头皮有点痒,时间长了更有种发麻感,不过,只要事办成,痛苦不要紧。下午,又有个北京客人来,聊了一会后,注意到客人不时看着我,知道他可能已经发现我戴着假套的痕迹了,赶紧把头发往下捋了捋,妄图遮掩箍在头骨上的那一圈也许暴露了的头套带。我曾在沈家门一家OK厅碰到过一个官员,灯红酒绿之中,那官员也点得意忘形了,嫌陪他的小姐服务不周,指责小姐。小姐起先不响,后来就大声说,你以为是谁呀,戴着假头发,狗毛一样的东西,来这里充年轻,你有本事把狗毛扯下来! 陈几根(舟山方言中陈与剩同音),侬看看自己是谁,我看侬几根都不剩了,是秃顶还是瘌头?

        小姐一剑封喉,全场愕然。

        原来,在亲密中,小姐老早就发现了他的假头发,只是不说而已。我觉得那个细心的客人,恐怕也早已看出了端倪。客人每一阵微笑,好象都是冲着处于无根状态的头发而来,我也以苦恼人的笑,还他的神秘的笑意。

       客人走后,我对朋友说,这太痛苦了,我们协议里可没有让我戴假头发这一条的呀,这不仅是对我头皮的折磨,也是精神的折磨,代价大了点吧。再说,让圈里的朋友知道了,那还是我吗?

      朋友说,只要事成,肉体痛苦得补偿,精神损失也加倍给,好兄弟,忍着点。

     忍着就忍着点吧,反正熬过晚上,脑袋又自由了。

 

      傍晚,从住处六里桥出发,在公主坟那里拐个弯,就上了中国第一大街长安街,然后在皇城根边的北京饭店停下。这个当下并不起眼,大堂还不如舟山华侨饭店漂亮和宽畅,却是我慕名已久的饭店,文革时代一直是外国元首级人物入住或举办国宴的地方,也是过去中国人民最熟悉的那张小小的2厘米长宽,呈蓝底色的8分钱普通邮票的主角。

      突然,我有点不安,我这么个粗心的人,东磕西碰的,万一假头发露馅了怎么办?时不时照镜子去端正位置?或者要从头发的纵深地带分配一些来遮掩薄弱环节?我一边与领导说话,一边是不是还要照顾头上这个套子?一心二用,精力能集中吗?

     进入大堂之时,我走得很慢,觉得戴着假发,如头上压着一座大山似的,完了,我肯定不能集中精神了。但脱了头套,光着头,对方会当我是个严肃的人吗?如因头的问题,一不小心,谈判不理想,那要被朋友骂死了。对方是何人氏?是儒官还是僵官?脱还是不脱,这是任务成与败的问题。不脱,不露馅还好,但形象效果也只是普通人的效果;脱,也许对方反感,但也许会有不俗表现,一要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二要看我临场发挥。

      电梯前,楞了楞,决心下定,脱!

      我把浓密的头发捏成一团,塞到包里,然后戴上帽子,就往饭店的二楼早安排好的包厢里。官人没到,坐了一回,有点不知所措的想把假头发再弄上去,又一想,在戴假发的时候,恰恰官人进来撞见,那是很出洋相的事。只好按兵不动,成败由命了。

      虽然是冬天,却很温暖。官人落座寒暄后,我先说了开场白,含含糊糊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后,说我来自南方,南方人从头到尾都有种假造虚伪的东西在里面,所以北方人生意做不过南方,人也打扮不过南方。官人说是的是的。是呀,我说假货在南方,真品在北方,要说真话就要与北方人交朋友。官人说南方人也有不少率真的,苏轼也算是你们南方人,豪放吧。我说当然当然。心想知道老苏的人很多,但知道老苏是南方人氏的也不多,还是个能可以深入的官人。

      我说今天就是要学学老苏,要真实的面对领导,从自我揭露开始,批判自己,剥去伪装。他有点惊诧,说你有什么伪装呀。我说伪装大着呢,如果剥去,可能对你不尊重,但伪装着可能更具有欺骗性。如何是好?他说什么伪装呀,说说。我说不能启齿呀,先要获得赫免才能说呀。

     他说剥去剥去。

    然后我把帽子摘下。

      他直直地看着我,说,来了位艺术家。

      我说是呀,在世人眼里艺术家可以允许光头,但我不是艺术家,只是已经有人叫我陈几根了,不弄干净很丑陋,戴假头发又很恶心,只好剃光来遮丑。

     这不是很好的嘛,人就应该这样,本色呀。他丝毫不在意我的光头,好象还赞许我的这番忽忽悠悠的说法。我说,正式交际场合都是领带笔挺,没有一个是光头的,但我也不是真正的商人,也不想一本正经。
  艺术家要真实,商人也要诚实,你呀可兼南北之纵长,比起苏轼来,我更喜欢辛弃疾的诗词,既有豪放文风,又有婉约之情,学他最好。

     我一见官人甚喜辛弃疾,迎合道,辛弃疾出生在山东,夹于南北之间的人,比起诗词来,我更欣赏他的胆略过人,竟能单骑闯敌营,生擒敌将。我这人,文不像读书人,武更不像救火兵,只好把自己定位成自由商人。

     他说自由商人好,这词新鲜。并说我也知道的很多呀。我说哪里,因为是喜欢的,所以晓得一些了。倒是领导您百忙之中,知道得更多,您感兴趣的,也正是我喜欢的。

     话说得肉麻,但也中听。于是杯碰在一起,互相恭维起来,生意倒没谈,先谈了哲学问题,聊了文学历史什么的,也知道了他最爱是收藏。我说这东西真假难辩,没有眼力是不能入这行的,家里有几件古董一样的东西,不知真假,下次带来让您鉴别一下,值钱的话送您。说得他一阵兴奋。接着,我带着无限拨高的口吻赞扬官人。官人很是有些飘然,提议明天到他家去看看他收藏的作品,还说要带我去潘家园,看看中国,也是世界最大的古董商品市场。

      一阵激动人心的话语后,官人奇怪地问我,像我这样个性的人,当时怎么会买假头发来伪装?

     全是朋友出的馊出意,戴上去真像是一堆狗毛贴在头上。我说。

 

 

转自谷馨万峰庵的博客http://hlywjp.blogcn.com/index.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