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母亲与名字(原创)  

2008-02-10 21:21:48|  分类: 深深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冬天无雪。却有故事。那故事如雪一般晶莹、平淡,但稍显沉重。邻居琴回来时,我正在外地。那晚城东响起震耳的礼炮声,观赏的路上,见一背影眼熟,叫一声,回头,果然是琴。相邻二十年,如今天各一方,偶尔她回娘家走走,难得见一面,那感觉如久别重逢的姐妹,总有说不完的话。
    去年夏天她母亲过世,一晃半年多了。春节,舟山人有给亲人拜坟头岁的习惯,因而她这个孝女又特意从外地赶了回来。
    次日冬夜,暖暖的,突然有一种想与琴聊聊的欲望。
    那座久不住人的宅子,原本就没有修饰,内屋的墙壁斑斑驳驳,无情地显现着岁月的痕迹,都二十多年了,这里曾有过的甜酸苦辣,似乎都应了一句话:曲终人散。
     我说,想想真的很惭愧,相邻二十多年,却不知你母亲姓氏。记得那日送花圈,只能冠以我母亲对她母亲的称谓,书之某某嫂------。
     那一夜,谈得都是她的母亲。如何得病,如何诊治,如何到了最后时刻。在我看来,她母亲是一个开朗朴素,性情乐观,还显得挺年轻的家庭妇女,但去年夏天最后的告别,她已完全成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阴阳相隔,令人哀伤的无以复加。
     在那种非常场合,我才第一次看到她母亲的名字:沈莲子。多美丽的名字啊,在所有的花圈花篮上,在那个高高挂起的横幅上,那么堂而皇之。这美丽来的很辉煌,却也很短暂。这个美丽只能永远留在那个阴冷的世界。在荒野墓地,这个美丽的名字在阳光下泛着清冷的光。
     我对琴说,你母亲的名字真的很好听。琴却向我讲述了一个她母亲名字背后的故事。在那个冬天的夜里,这个故事不说是惊心动魄,但也令人感慨万千。
     江南一个小镇,有她母亲的家。娘家挺殷实。可偏偏琴的外婆久不生育,于是一个小男孩被领进了门。多年以后,琴的外婆怀孕了!这让人近中年的外公外婆喜极而泣。那时正是秀色可餐的荷花盛放时,粉嘟嘟的女婴出生了。莲子的名字应景应爱而生,父母的钟爱无与伦比。
    或许,莲子命中要遭受诸多磨难一般,她幼小的生命,便开始承载灾难。幸福只是短短的几年,也不知是那一年,她的双亲和后来出生的弟弟,竟相继死亡!琴说,那时不知道,现在看来外公外婆也是得胃癌。莲子,顷刻间人亡家破。一无所有、一无所依。
     于是,莲子走进姨妈家,依然备受疼爱。但莲子依然没能摆脱厄运,时隔不久,姨妈和一个表姐也相继离世。也得的胃癌。不幸的莲子在这人世间,除剩下一个“哥哥”外,再无一个亲人。
     当我们认识琴的母亲时,她已经是某某嫂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曾经的往事已被封存,那一种大喜大悲,都成过眼云烟。琴的父亲也是孤身一人,没有任何亲人。
     50年代中期,琴的母亲迎来她生命中第一个女儿时,那初做母亲的心情是何等欢畅。然而,命运之神又捉弄了她一次。她生了个痴呆儿!那打击不啻是晴天霹雳。(前几年,我们仍能听到琴的母亲与人说起这事,说大概是那年一次坐船不慎落水,胎儿惊吓所致吧。)
    随后,琴的母亲又相继生下二女一男,个个健康。或许那个时候沉重的家务和负担,也或许是呆女儿需付出更多的精力,把琴的母亲打磨的十分憔悴。幸亏琴的父亲收入颇丰得以支撑。
    终于,又一次峰回路转,又一次柳暗花明。琴唯一的弟弟考上了博士!于是,琴的母亲笑口常开,周围的人常常能听到琴母亲欢畅的笑声。在这笑声中,找不到曾经岁月的沧桑,那曾有过的风霜雨雪,都似乎被笑声抖落。那淋漓尽致演绎过的大悲大喜的人生,似乎也已不再回首。
    可是,琴的母亲终于没能熬过那个夏天。那时,她已如一片枯叶,飘飘荡荡,夏日的酷暑也暖不热她逐渐冷却的身体,她的魂魄早已在轻渺弥漫的人间天堂畅游,在她的最后时刻,她居然变得格外安详,以至于琴的妹妹说,让母亲入天主教,她听后,居然露出灿烂的笑,在女儿看来,这个笑便是来自天国。次日一早,整整侍候了母亲四个月的琴值完夜班离开母亲身边回到家中,谁知竟成永诀!琴的母亲静静的靠着女婿,如一盏熬干的油灯,悄然灭了。(得的也是胃癌!)
     霎时,寂静的病房响起尖厉的哭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掠过苍穹,母亲却已不知去向哪里。一切皆成空。走向荒郊野地,唯有坟碑上的姓名是真实的。
    琴70多岁的老父霎时萎靡了不少,呆女儿只知在母亲灵前一次次的跪拜。凄凄的哭叫一声:姆妈!学着妹妹们的教的话,希望母亲在天之灵平安。保佑家人平安。她说:我会乖的。其实她已年近五十。接下来的日子,琴做了父亲近半个月的工作,在秋天来临时的一个黄昏,琴带着老父呆姐踏上了去向远方的航船,带到了江南一座美丽的城市自已的家。
   听完故事,心里泛起丝丝酸涩。心想,看那风起云涌,潮涨潮落,人生舞台各领风骚,唯有大幕落尽处,回首往事,辉煌也好平凡也罢,都只不过是人生的一种外在形式,真的不必太在意荣辱得失,比之生命本身,其他一切都是可以看的风轻云淡的。不是吗。
     春天来临时,琴带着老父呆姐又去了江南。那间宅子又复归平静,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