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人生不会尽失意  

2008-01-25 10:01:35|  分类: 老新闻稿之政法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不会尽失意

   

      窗外,雨声淅沥,街市在雨中变得明净。我与她相对而坐。我仔细打量着她。她穿着一身橄榄绿的制服。年届不惑,却显得年轻、矫健、端庄。她的语音很有点北方味。她很随和。她的叙述,在我面前展示了一位女性事业成功背后交织着的执著与辛酸。

     1972年4月,她24岁,离开定海金塘的家去了黑龙江小兴安岭。1975年她入了党,担任了林业团委委员、林场副场长的职务。正是这个时候,他闯入了她的生活。她与他是同乡,又是上下级之间关系,她以领导和大姐的双重身份给他曾经受过伤的心灵以抚慰。并以女性的细腻时常帮他料理一些生活琐事。他向她表露爱的心迹是在一年多以后。她仍觉得突然。她说,不在于地位悬殊,在于她大他三年,在于她从没往这方面考虑。

      她请他慎重考虑。他爱她却爱得很深、很烈。她说读着他的信,听着他的表白,不能不令人为之动容。况且有关领导也亲自出面促成这桩婚姻。他和她的婚礼在1979年春节举行。同年3月,他先病退回乡。她托他哥哥为他调换了合适的工作。并处处关照他的身体。他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连连给远在北疆的她写信,言词殷殷,语意切切,希望她能辞去那边的工作调回来,他负担她一辈子。他的心情她很理解。

      她不是一个依靠太阳发光的月亮。她也热恋故土。1980年4月她通过商调回来进了当地公安局预审科。这几乎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又是与罪犯直接较量的前线。她生来不是一个女强人,但时势能造就一个女强人。她有过胆怯,也希望工作适意些。但她认为,别人能干的,我也能干,哪怕自己对眼下的工作兴趣不大,但干上了,就要干好它,看来她很有个性。

     公安工作的特殊性,给她这位奔波在第一线的女性带来诸多不便。1981年3月她怀孕7个月,依然单独到金塘执行任务。可见她有很强的事业心。1984年她调到看守所任指导员,每晚回家都在11点。白天经常带男犯人外出劳动。并送去家中的一台缝纫机供女犯人使用。所里实施了几项改革措施,她的工作担子不轻。这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来不得半点马虎,她全身心扑在了上面。作为女人,她更需要一个温暖的家,需要他的体贴理解。然而,生活却给了她颇多的遗憾。他们夫妻感情因故出现了裂痕。她从来不图什么报答,只求有一个温暖安宁的家,解除她的后顾之忧,给她疲惫的身心以抚慰。然而,当他的拳头第一次重重落到她身上时,她就觉得这一切都将成为泡影了。家庭这个能使自己停泊憩息的港湾正在逐日掀起撼天的巨浪。她无力抗争。也挽不回即将流逝的感情。但作为领导,还有许多工作等待她去做。因而在夫妻感情趋于恶化的日子里,她依旧照常做好自己的工作,从不与人谈起个人感情上的痛苦,以至亲友甚至领导都不知道她和他夫妻感情已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几年来,她独自承受着来自身心的痛苦。这是需要很强毅力的。

    她说也许她不该搞公安工作。也许是应急流勇退。她惶惑,她痛苦。她承认自己不善于打扮,但比起认识他时那一身极富当时时代特征的穿着,已经开放得多了。女性都是爱美的。可她的工作性质注定她没有这么多时间去顾及其他。在这一点上会引起他的失望,是她万万想不到的。她说家中买米买煤及其他家务都是她一手包的。女儿则由她母亲抚养。在家中她依然是一个尽职的妻子。看来,她与他的人生观是错位的。

     她与他痛苦的婚姻持续到1985年。为了年仅4岁的女儿,她说她迟迟下不了决心。可他决心已定,一如当初的果断、坚决。并限定了时间,甚至不惜以家产和孩子作代价。对此,她心中最后留存的希望之火熄灭了。她与他的婚姻在1985年11月打上了句号。

    这是一场噩梦。噩梦醒来是早晨。她有新的早晨吗?她依然没有太多的思考时间。她带着身心的重创,更积极地投入了她的工作。正是这一年,她和她所在的集体都荣立了三等功。

    1986年,她又因工作需要调到刑侦队任指导员。她肩上的担子一直没有减轻。那年,女儿生了一场大病。医生说不及时治疗,孩子将会落下终身病患,建议治疗两个月。可她脱不开工作。一咬牙,带着孩子到白泉乡下执行任务,直到半个月后她母亲从老家赶来。作为领导,她处处以身作则,丝毫不逊色于男同志。路远的案子,自己去跑。有一年下农村搞案子,她母亲在家病了一个月,幸亏亲友相助。母亲嗔怪道,你这一去,我死在家里了也无人知晓。她母亲已近70高龄,为了她能好好工作,帮她照顾孩子料理家务,解除了她的后顾之忧。

    幼小的女儿过早的分担了母亲的痛苦,过早的成熟了,也有了过早 的忧郁。她痛楚的心有谁知道。女儿入小学 她很少有接送的机会,也没能辅导女儿功课。小黎黎体质弱。有一次下大雨,她深知女儿打不住伞说去接。但正逢一个案子缠身直到晚8点后才回家。她向女儿表示歉意。女儿很理解说:“我知道妈妈忙,你不用来接我。”可事后母亲相告说,放学后,黎黎进门就哭过一顿了,对外婆说,要是有爸爸就不会没人接了。她的心被抽打一般地疼。她知道自己欠女儿的太多。女儿这样懂事,她还有什么可说。

     她的代价没有白付。她再次获得了殊荣。成为市“三八”红旗手,区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她挺直了自己的腰杆,她的每一步脚印都是踏实的,她是一个真正体现了自身价值的女性。她就是钟某某,现任某路派出所指导员。

     雨中,我与她分手。看得出,她心中的阴云并未彻底消散。她说静夜尤其难度,她说社会缺乏理解。是的,很难。但是就像这雨后净化的空气,人生不会尽失意。

                                       1989年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