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固守家园的人们  

2007-08-24 15:57:00|  分类: 走访小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固守家园的人们
   
      踏上东极岛,是在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在雨中,奇峰突丌,怪石嶙峋,云雾缭绕,碧波环抱中的东极岛,柔美与雄浑交织。岛上每一块经千年风浪冲撞的流纹岩、凝灰岩、花岗岩及沙岩等,仿佛都向人们展示着它的沧桑感。在雨中,在风中,我们一行四人在东福山、在青浜、在庙子湖,听到的故事如雨丝一般绵长,如岛礁一般奇特,如风光绮丽的东极一般壮美。
    
     36年奉献海岛的人
   
      认识东极镇委副书记戴圣甲,是在去庙子湖的东极轮上,在苍茫的大海上行舟,戴圣甲的故事虽没有惊涛拍岸的震撼力,但却仍给人以经风搏浪平静故我的沉实感。
     离开宁波老家独自第一次踏上去东极的旅程,戴圣甲才18岁。那是1963年,那条船40马力,是上帆式的小木帆船。年轻的小伙子一路吐得昏天黑地,最后吐出了血。上岛后,在一户渔民家中他整整躺了7天。
     他说,那时他有一个理想:“把一生的精力倾注到海岛建设上。”1966年,他担任公社文书,此后,还担任过不少其他职务,有时甚至身兼多职。岁月就这样平缓地流淌,他在东极娶妻生子。七十年代,他在东福山担任一把手,一呆便是20余年。这期间,作为知识青年,他有过返城的机会,但这位1966年入党的乡村干部,想得却是,党培养我成长,我应立志在海岛。在任期内,他抓了一批基础设施建设,带头最早搞起近海张网作业,所遇到的打海底桩难等技术上的种种问题,全是他想方设法到处奔波予以解决的,仅这一项,使东福山人在全镇较早步入致富前列。为勘察张网场地,他与人驾小船,在风口浪尖上颠簸,正值酷暑,他每天带着干粮早出晚归。为拉好电,他带人自己扛水泥杆上山,胃病发作时,边吃药边干,为集体节约三四万元人工费。那年他调离东福山,父老乡亲们设宴为他饯行,又一路送他到码头。
     有人对他的一些举动不理解,他说付出过,就不要后悔。尽管,36年风风雨雨,并非一帆风顺,但他信奉“人正不怕影子歪。”艰苦的海岛生活,他落下了胃、肠方面多种疾病,他说,他从不图什么,只图个心安。
   
    东福山上拱海人
   
     东福山上的村落是用石块垒成的,石屋石门石台阶,原始古朴。凌金康,也像其中的一块石头,但他更像是一块久经风浪磨砺仍然屹立的海礁,这位68岁的老人,是东极岛上有名的拱淡菜大王。
     13岁那年 ,凌金康拜他舅舅为师,从此,他把一生交给了大海。多年的探索和苦练,他的拱淡菜技术已是炉火纯青。年轻时,他一猛子便扎到9米深的海中,屏住气在海中礁石上铲挖野生淡菜(俗称拱淡菜),屏气最长可达1分多钟,一次可拱上15公斤左右淡菜。五十年代末,他拱淡菜创高产达到最高峰,一天可拱到50多公斤,超过常人一倍以上,1959年,他被评为普陀区二等劳模,并获得“拱淡菜大王”的美称。
     如今,进入晚年的他,依然一副好身板,头发乌黑,耳聪目明,健康硬朗,还经常要下海过过拱淡菜瘾,这种拿命去搏的气势确实让人叹为观止。他还善于制螺酱,这两项他每年可收入万元以上。
     据旁人介绍说,凌金康28岁做机帆船带头船老大,做了近30年,十分出色,同时他还会做木工中的大木活计,这一项年收入也有2000余元,50年代末,他与老伴先后入党,如今在他那用木板搭起的二楼寝室内,一张老式七弯凉床的帐前,挂着几叠红色的小纸片,是这对党员夫妻出席各种会议的代表证,墙上贴满了各种“五好家庭”之类的奖状,虽已斑驳陈旧,但这一切对外人仍清晰地昭示着这个家庭曾经经历的不凡。前不久,东极镇政府聘他为镇党委、镇政府顾问。
     如他本人描述的在海里坚如磐石的身影,像一幅恢弘的国画久久在我们的眼前叠印。
   
    彩笔绘家园
   
      说起东极镇文化站负责人张定康,在东极也许无人不晓。他对吹拉弹唱画似乎无所不晓,前些年他热衷于辅导渔家子弟走上文艺之路。今年,他又全力以赴致力于文化站的基础设施建设,他心中久蕴的蓝图越来越清晰,梦就要圆了。
     53岁的张定康的人生可分成两部分,年轻时,他是沉醉于音乐声中度过的,而立之年后,他则拿起了画笔,画美丽的家园,让更多的岛外人走进东极。爱上乐器,是在10岁时,他用蛇皮和浸过松香的麻绳等物制成二胡,他拉得如痴如醉,不料当时家中的一只母鸡正抱窝孵小鸡,这下可遭了殃,他每拉一下,正破壳的小鸡便受惊吓一次,面对刺耳的琴声,鸡们无法经受住考验,终于未见天日,便都把头缩入蛋壳中夭折了。在母亲的咒骂声中,他则一发不可收,开始从瞎子弹的三弦发出的“利五共采上四头尺(即多来米发梭拉西多)”学起,无师自通,短短几年,他学会了多种民族乐器。
      他说他做过船老大,当过小学代课教师,拱淡菜也有10多年历史。但他人生的轨道依然又折回到艺术之路上。26岁那年一个夏日,他独自去东福山的壁火涯拱淡菜,那是险海陡壁少人敢闯的禁地。当他正愉快地在蓝天碧水下施展手脚时,蓦然间,头顶一片昏暗,他猛然回首,说是时迟那时快,一条巨大的鱼迎头扑上了他的背,把他“钉”牢在礁壁上,他感到整个背如千芒在扎,生死关头,他记起听人说这种鱼怕铁器,他手中的木棍正好两头带铁,他极费力悄然移动棍的上部,刚一触碰那鱼,背部骤然一松,倏地如“云开日出”,头顶一片清亮,回头见那鱼已迅速离去。大难不死,他感悟到这种人鱼搏斗惊心动魄的壮丽。若干年后,他拿起了画笔,画美丽的家园,画五彩的人生,在渔民画方面有了新的建树。他以那次遇险为素材创作了一幅题为《搏》的画,后被中央美术博物馆收藏。至此,他在美术创作领域又施展开自己的才华。
    原载1997年
    
   
小岛不小
   
     千岛新城——舟山,有大小岛屿1390个,其中有人居住岛98个,再细细分类一下,万人以上岛屿有舟山本岛、金塘岛、朱家尖岛、桃花岛、六黄岛、岱山岛、衢山岛、泗礁岛等十一二个岛屿,此外,绝大多数是千人以上的万人以下的岛屿。
     这些众多的边远小岛,如星星点点散布在浩瀚的东海上,断断续续地静卧在舟山本岛等万人大岛的周缘。
     众多边远小岛,并不因为地处偏僻而显得无足轻重,相反,在舟山群岛经济中,它们正日益显示出其重要性。在开发海洋正成为新世纪潮流的大背景下,众多边远小岛地处国际航运、江海联运的通道上,是重要的战略基地,辽阔的海洋蕴藏着具有巨大开发潜力的重要资源,它们是舟山本岛等万人岛屿的卫星岛。又是开发海洋的桥头堡。边远小岛的经济水平,是衡量舟山现代化建设步伐的重要标识。
      世代居住在小岛上的人民,与自然抗争,与大海洋斗,在岛上生存繁衍,创造了独具特色的海岛经济与文化,特别是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吹拂下,小岛人民建设海岛,搏击市场风云,小岛经济突飞猛进。
   

--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致
礼!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