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十八岁的花季  

2007-06-22 09:47:30|  分类: 老新闻稿之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岁的花季
   
       她静静地坐在我面前,清秀的脸庞上凝结着深重的哀伤和忧愁。18岁的花季,她想的却是如何给自己的人生画上句号。
       在生育她的那块土地上有她眷恋的村庄、河流、田野,更有疼她爱她的亲人。她爸爸兄妹5人所生的孩子中,就她一个是女儿。童年,沐浴着这份爱,如每天溶在阳光里。那份写意那份舒畅那份随意,确是她心灵深处永不会磨去的记忆,多么珍贵呵。
      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读初三那一年,从乡村一隅,她来到了定海一所中学就读。那年她15岁。她在给她读小学时的数学课唐老师信中,对老师曾给予她的教诲表示谢意,也畅谈了自己人生的理想。信尾说:“我要去追求我的理想……我要成为学习上的佼佼者。”是的,少女的眼睛看世界,一切犹如山花烂漫。
      1988年初夏,乡村绿意葱茏,气候宜人,却有一股冷森森的恶流已悄然向她逼近,她浑然不知。那年6月底,她妈妈因事路过她就读的学校,随意进去探视,却被老师请到了一边。接过老师递来的薄薄几张纸,她妈妈顿时感到天旋地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视为纯真善良的女儿竟然成了插足人家家庭的第三者!她手上拿着的正是一个自称“告密者”和自称她们村“群众”写给校领导的两封揭发信!
      回家的路显得漫长。当她妈妈拖着沉重的步履踏进家门,这个冷酷的消息如同一颗重磅炸弹顿时在这个家乃至那个村炸响了,引起了村民一阵骚动。不几天,在村干部的过问下,很快查出了匿名信的作者,竟是她写过信的那位小学唐老师的妻妹余某。
    她震惊了。当她从学校回到村里的家,顿时感到事情远比她想像的要严重得多。这块敏感区,从来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她成了众矢之的。她闭门思“过”,竟弄不清自己何以会得罪余某。两家不同村,余是定海区北蝉乡小展村人,相距20分钟路程,素无交往。对唐老师仅仅是出于尊重写过那封信,师生关系更是未越雷池。可余某信中说,其姐与唐老师婚后本是生活和睦,却因她的插足而使家庭失去幸福濒临破裂。说她与唐老师从小学时已勾搭上了。又说是在村里的一个窑厂她与唐老师约会时被 人发现,因此被学校除名转到定海的。她害怕,女孩子清白的名声也许从此将失落。她只感到自己濒临绝境,无力抗争。
    爱着她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终日以泪洗面蜷缩家中感到无脸见人,忧心如焚。他们权衡再三,理智地选择了寻求法律保护之路。白泉法庭受理了此案。因余某和其姐当场表示悔过,并向她和她父母赔礼道歉,保证今后不重犯,双方调解结案。
    然而,遗憾的是,当余家姐妹离开法庭后,便开始在大庭广众之下散布流言蜚语,事情被颠倒了过来。路过她家门口则指指点点,并当面对她吐口水且指桑骂槐。村里不明真相的人也将信将疑,有人相信无风不起浪。
    尽管她已返校读书,但心中浓重的阴影怎能驱散。她脸上失却了往日无忧无虑的笑,有时精神恍惚。随着每回一趟村里,她的神情愈发黯然。她觉得她曾有过的理想都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对未来她感到举步维艰。她决心以死向人们证明自己的清白。1988年12月底的一天清晨,她从读书时寄居的姨妈家出走了。当她妈妈赶来时,看到的是女儿留下的一封令人肝肠寸断的绝命书,不禁痛哭失声。全家老少全都分头寻觅。爷爷、奶奶更是老泪纵横,她在哪儿呢?她爸爸开着自家载着货的车四处寻找。音信杳然。两天两夜,对于失去女儿的家庭是多么漫长!冬日很冷,她真的会抛尸异乡么?!那天黄昏她爷爷又来到桥头苦苦盼望去寻找的人带回佳音,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他走来,老爷爷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真的是他孙女回来了!
    她向她的家人叙述了一个真实而催人泪下的故事。那天她用身边唯一的一点钱买票,盲目乘上的是去黄岩泽国的长途车,准备去遥远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她异常的神情举止引起了定海汽运公司年轻的驾驶员张富华的注意,经他多方劝阻和开导,他终于帮助她摆脱了死神,并热心关照把她平安送到了家。全家人听了无不感激涕零。
    她始终觉得张叔叔是大好人,她牢记了他的话,要挺直腰杆做人。这时的余家姐妹却依然在公众场合散布流言,更似利剑穿心。终于,她与她妈妈一同跨进了人民法院,再次请求法律的保护。
    定海区法院受理了此案。在法庭搜集的相当一部分证人证词中,都证实她从小学起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尊重师长,曾是班干部,工作较为负责。她在校期间的作风问题,老师们没有提出任何疑点。她到定海读书,老师说,纯属正常转学。至于窑厂事件,有人证实说,是本村另一对现已结为夫妇的青年。
    法庭认为,余某因怀疑她与其姐夫有生活作风问题,竟捏造并向第三者散布足以损害她的人格、破坏她名誉的虚构事实,险些酿成恶果,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诽谤罪。但因余某在犯罪时未满18岁,可从轻处罚,判处拘役两个月,缓刑3个月。其姐虽与其夫在吵架时对她有诽谤性语言,但情节显著轻微,宣告无罪。
    事实澄清了。但由此造成的损失则不可低低估。她的家庭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她本人呢,18岁的姑娘因此中途辍学在家。噩梦过后,精神更觉恍惚,不能正视现实,仍想用安眠药敌敌畏来结束自己生命。她垂头黯然神伤。她说,看来自己已不复归如同学来信希望的过去的自己,理想亦成泡影。何况,余家姐妹仍在人前颠倒是非。乡村偏见更改难啊,今后……说着,眼圈已红了。是啊,姑娘已成熟,她的顾虑亦不无道理。我想,尽管心灵的创痛一时难以恢复,但质朴懂事的她,一定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不是吗,因为有那么多的亲人爱她,她会辜负了这份爱么?!
    发1990年3月28日第三版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