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爱与我同行(原创)  

2007-12-27 15:18:39|  分类: 深深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与我同行

       

     那一年暮春,寒意甚浓。你离开家门,沿着弯曲幽静的小巷象往常一样的要离去。可当你一脚跨过低低的门槛,你却回头凝望着我,轻轻地说:“送送我好吗?”

     我坐在外婆家堂屋的小板凳上,诧异地抬起头,发现了你的异样。出外婆家门,是你走熟了的小巷。你怎么了?!我轻轻地摇头。你收回久停在我身上的目光,低低地发出一声叹息。你,悄然去了。一去,竟然是23年!

     那天夜里,我甜甜的梦失落了。我睁开睡眼,见外婆坐在一把古色古香的太师椅上捶胸顿足,那尖利的哭嚎,在寂静的寒夜里格外凄惨。外婆哭诉说,她已知道了你要远离,梦中,你已凄然向她作别。我仿佛听到你的敲门声。我打开房门走到院子里,院子浓重的阴影里没有你;我打开院门,在空空的小巷,唯有幽幽的街灯和那如墨凝重的苍穹,依然没有你的影子。

    我在那个雪白的世界里看见了你。在一张长方形铺着白布的台子上,你的身子裹在簇新的兰布棉衣里却比往日瘦小。我茫然走到你的面前,竟认不出你了。你成了一尊石膏,一个塑像,冰冷而坚硬,没有任何表情,你最后的时刻竟然是那么平静。

    我慢慢伸出手,抚在你的头发上,是的,我从来没摸过你的头发,又粗又硬,一只大手抚着盖住了你的脸,你半睁的眼睛已悄然合上。你在等谁?等着我吗?我怎能把眼前的你同以往的你看作同一个你!不知是谁把我拉到一旁,我站在了你的脚边。你穿的是一双从来没穿过的方头布鞋,我的手又抚在了你的脚上。我的耳边全是一片呜咽。我茫然四顾,双目却被一样东西灼得火辣辣痛,冷森森静卧在旁的枣红色的“红盒子”,这便是你的最后归宿吗?你被人们抬起,轻轻放入了“红盒子”,那残酷的盖子半敞着。人们走过你的身旁,人们在你的身旁肃立,那呜咽刹时如滚滚春雷。我的意识突然复苏。啊,你这是要去哪?!你真的要去了么?!清冷的泪终于爬满了我的脸颊。脚下轰然作响如裂了一道缝------

    我送过你,真的。你静静地躺在那个“红盒子”里,那沉重的“红盒子”静静地卧在航船的甲板上。天和海浑浊成一体,刺骨的风穿透我的全身。我蜷缩在船舱的一隅,从那里可以望见你。眼睛里已经无泪可流。唯有一滴泪还末从我的腮边滴下。哦,我来送你了,送你独自去那遥远的地方。你曾说过,来年春节要我穿上缎子棉衣,脸上涂上淡淡的胭红,两根长辩子上扎上两朵红红的蝴蝶结,带我去一个好地方。是的,我是你的骄傲,我是你唯一认为漂亮无比的外甥女。那个任性娇气的10岁的小姑娘,在你心中居然占了一个那么重要的位置。你去了,唯一要求送送你的人,便是我。却遭到了冷酷的拒绝,就象拒绝你生的希望。仅仅几天,你那回眸注视我的一刹那化成了永恒。一次意外的事故夺去了你26岁的生命,我想,你带走了一个不能圆的梦。

     23个春夏秋冬呵,外婆门前的小巷依然幽深寂静,外婆院子里的葡萄架年年结出丰硕的果实,却何处再觅你的音容笑貌?即便夜晚,你也从不入我的梦中。唯有外婆老屋永远年轻英竣的你陪伴着外婆安度晚年,那帧小照前洒下了外婆多少思儿的泪呵!

  沿着弯弯的山道,在旷野,你的坟茔边,我将又一次轻轻低唤一声:“舅舅!”相信你已经谅解了那个10岁的女孩。你的那份爱将永远与我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