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迷失在文明途中的“十字岗” (转)  

2007-12-26 19:08:05|  分类: 转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原生态的另一面

迷失在文明途中的“十字岗”

 

  淮北的一个小村,有着这样看似奇怪的社会风俗:子女俱全的老人独居在外、老人丧礼上请脱衣舞班子、宗族势力成为村民依靠……《瞭望》第47期刊登记者云杉、汪延的分析文章,让我们看到了农村原生态中令人忧心的另一面。

 

  河滩上的泥坯房

 

    者来到安徽省五河县十字岗村。用村里干部的话说,这是个“中等”收入的村子,不算富裕,也不穷。

  带路的老张指点着村里新盖的小楼对记者说,村里人就是两句话:一是生儿子,二是盖房子。

  老张有两个儿子,他准备推倒自己的房子重盖8间房,分给两个儿子,这是他一生最大的心愿。我们问他将来是否要和儿子们住在一起,他笑着摇摇头。

  在村民们相对整齐的住房中间,几间破旧的草房引人注目:简陋的绳床,连蚊帐都没有。开始记者以为居住者是孤寡老人,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些老人都儿女俱全。95岁高龄的张婆婆已经是四世同堂了,仍然独居在破旧的泥坯房里。泥墙用木棍支撑着,在淮北的暴雨时节里,这种泥房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在淮北,独居的老人都住在这样的“沙滩房”里。

  在张婆婆随时可能倒塌的泥房旁边,是儿孙们宽大结实的新房,两个可爱的小孩子正在房前玩耍。他们是张婆婆的重孙。

  面对记者的疑问,村里一位30多岁的妇女很坦然地回答说,人老了都这样!

  而那些没有尽到赡养老人义务的晚辈,并不全是人们想象中的“逆子”或者“恶媳”,他们大多是很正常甚至淳朴的人,只是在“一个看一个”的情况下出现了“集体盲目”。

 

  葬礼上出现“脱衣舞”

 

  在淮北农村,无论老人生前生活得如何,葬礼的操办都普遍受到后辈的重视,并且认为是对老人最大的孝心和体面,一般花费数千上万元不等。在葬礼中吹鼓手班子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在淮北一带,有些吹鼓手班子另带脱衣舞表演。

  在老人的葬礼上出现脱衣舞,大部分人的回答是“这样热闹,看的人多”。当记者问到是否觉得这样伤风败俗,或者是对死人不敬时,回答是“没想过”。

  “没想过”是许多村民的一句口头禅。

  十字岗村是洪涝多发区。1998年的大水曾经使这里变为一片汪洋。前几年当地政府号召在堤坝上种树固土防洪,但是经常发现早上种树、夜里拔树的情况。拔走的小树苗主要用途是做西红柿的支架。对于这种因小失大的后果,是否能想到呢?回答是“没有怎么想过”,“你这样,我也这样”。

  在记者与村民聊天时,有的村民说,过去大队里有锣鼓队,有文艺宣传队,现在都没有了,闲下来就是赌钱,人渐渐就糊涂了。

  他们唯一能接触的是电视,但是他们认为真正能吸引他们的节目不多,而且,“广告太多”。

  村民们否认现在大家只关心的是“挣钱”,他们同样渴望精神方面的内容,高尚道德的教育、和谐的人际关系、健康的文体生活、集体的互助等等。

  这些精神需求的缺失使一些村民转向了宗教。

  十字岗村信教的人正在增加。在临近的红旗村,人数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八十。

 

  儿子和家族:最现实的安全感张

 

  祖密是这个村里公认脑子好使的人。几年前,张祖密在电视上看到养“梅鸭”能挣钱,就参加了培训班,贷款几千元买了仔鸭。没想到千辛万苦把鸭子养大后,许诺来招商的商人早不见了影,最后倒赔了三千块钱。

  后来张祖密又种过西瓜,但既不懂行情又没有人手运输,只好低价卖给瓜贩子。

  不断地受到伤害,“市场”让张祖密缺乏安全感。现在,张祖密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家族里有事情叫他,他放下活计也要去。

  除了宗族,农村很多人把生儿子看作一等一的大事。村民们认为,儿子和家族是现实和可靠的,这两样“事物”维系着十字岗村村民们的安全感。

  “各人顾各人”,是人类生存状态的倒退。勤劳并不能使张祖密这样的“能人”致富,“抱团儿”的思想使张祖密们依附于家族力量或者走向宗教。他们不知道自己身后站着谁,但是显而易见的是,他们渴望身后站立着可以信赖和依托的强大力量。

 

  “一盘散沙”和“组织起来”

 

  安徽十字岗村的“道德迷失”并非特例,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农村精神生活缺失的现状。

  记者在调查中感到,个体化的农民成为最容易受到伤害的群体。像张祖密这样的农民,并非没有法制意识,但是他没有能力去追查那些欺骗了他的商人或者机构。个体农民处于风险的高端和利润的末端,这种精神生活和经济活动的边缘化,使农民与政体分离,直接拷问着小农经济,拷问着现代化的国家安全和农民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