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儿花园

总以为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不曾想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

 
 
 

日志

 
 

企业的骄子(原创)  

2007-11-15 23:32:58|  分类: 50年·50人 纪念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1966年到1996年,在共和国历史发展大起大落的背景中,30年间,任国民与他创办的企业历经了曲折、艰辛、苦痛,饱尝了雨雪风霜。但他最终抱拥的是春天是朝阳。

      这位渔家儿子,他做事,有着过人的豪气、胆略和智慧。曾经,他为振兴企业抱病经年累月在异乡奔波;曾经,他面对泪光盈盈的父老乡亲,一次次允诺并受命于危难之中……当他风尘仆仆步入人生的晚年 ,金秋的硕果早已铺满他生命的途程。

        

 

      企业的骄子

   

      定海城,初秋一个寒流袭来的日子。记者沿着香园新村一条宽敞洁净的水泥路,来到那座精致美观的小别墅前,这便是任国民现在的家。这座楼是在1993年7月27日,由岱山丝织厂第三届职工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对他予以重奖的。

      任国民忆人生,像是一部正在放映的纪录片,清晰、流畅、生动。那些风雨兼程的岁月,桩桩件件,都不会在他心头抹去……

   

       60年代中期,他已开始走南闯北,诚心诚意交朋友,实实在在一心为公,企业在他手里办一家活一家,但由于历史背景使然,他的事业也总是时起时伏。

   

      1934年仲夏,任国民降生在岱山高亭渔业队。3岁那年,父母双亡。他由帮人侍候月子、烧火的奶奶一手带大。14岁,他便离家去南峰给渔老板捕鱼,随木帆船闯荡东海渔场。数年后,他便升任副船长,先后在南峰和高亭渔业队做事。30岁那年,因船上机器故障,导致他脊椎骨受到严重伤害,后两年他辗转上海、定海治病,却也从此启开了他人生的另一扇门。

      1966年,他回到高亭渔业队,受命创办渔业机械厂,共十几个人。车床、刨床,他通过外地朋友关系买回来,制造一些螺旋桨等渔船用设备。当时鱼探仪十分难买到,为此,他开始经年奔波的生涯,他摸信息、找门路,想方设法跑遍内蒙、北京、天津、上海等地,采购进鱼探仪供给本队渔业生产用。作为高亭最早办起的工厂之一,它的存在,极大地解决了渔民的后顾之忧。

      70年代初,他把这家办得正红火的厂交给别人,又回到船上做事。一个月后,正是春节,他一些当官的朋友与他合计,认为船小人多,不如分流一部分人拉板车去。这样,他又筹资创办了高亭渔业队小车组。他一靠朋友多,二靠信誉好,生意做得蒸蒸日上,人均月收入从百余元递增到三四百元(那时能赚到这样一笔钱,的确不算少了)。那时,他大部分时间四出拉生意,偶尔也拉拉板车。由于当时汽车少,像他们这种搬运工生意很不错,连正儿八经的搬运站生意也被他们抢了。这正是有眼光有远见的一着棋。高亭镇领导出面委以重任,请他到镇工办出任副主任之职,同时创办预制场并兼任无线电厂厂长。

       又是白手起家,在当时的计划经济年代,办厂的难度可想而知。他四处筹钱,无计划钢材,他在宁波托关系买进。一年后,预制场热热闹闹走上正轨。他花了多少心血已说不清了。

       那年,做生意时结识的北京四机部三所所长亲临他的无线电厂,提出让他们试生产一种医用仪器,说是先练练兵,以后还有其他产品跟上。任国民亲自带人赴上海培训,三四个月回来即上马。产品也销出去了。然而,不久,当北京四机部发来电报,点名要他列席全国性技术交流会时,因形势所迫,他已怀揣户口离开该厂,卸掉所有的担子20余天了,向朋友借了一小船,在海上捕鱼虾,去市面上叫卖。眼看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无线电厂的仪器设备后来全被别人卖给了浙大附属工厂),面对镇领导送来的电文,他百感交集,心中的悲愤难以名状。

   

      70年代末期,面对一群群哭哭啼啼的女工,他几番应承,挑起企业重担。起死回生的已不仅仅是企业。他开始在自己蓝图上夯实自己的事业的基石。

   

      卖了几个月的虾,又有人看中他。山外(高亭)手工业联社已开业近一年的五金塑料厂,派人几近8顾“茅庐”,他才与对方谈妥:业务我会去拉,但我以后还是要出来拉小车。

     那已是70年代末的仲夏了。到了厂里,他才知道原来这家厂已负债2万余元,真是千斤重担呵。他到处打探,最后还是在宁波找朋友帮忙,搞到了一批再生原料,厂里可以马上生产了。可生产出的模子却不合格。太难了,他心想去拉小车。镇工作队派进了该厂,做他的工作,接着一群群女工来哭来嚎,全方位夹击,家里、单位,弄得他无法安身。面对60多双泪眼,他心软了,他松口说我考虑一下。

        他又与厂方敲定:他把原料弄来,模子弄好,生产上由他全面负责指挥,等样品交出,检验合格,第一批产品出来,他便走人拉他的小车去。这时原来的渔业队又要请他出山了。他答应他们这边结束便过去。

        他点名要了一名负责人兼搞账目的一同外出,他们在宁波找到线索,便去了哈尔滨,当即接回6万元业务。回到宁波又到朋友处借了半吨胶木粉,把原来的机器废掉,新买来翻砂加工好。回厂后才知工作队撤出前把他定为负责人。他刚表示不同意,谁知,那些女工又上门来哭来求,他真是欲罢不能了。不久,第一批产品成功,销往哈尔滨,当年共接了10多万元业务。

       在他的努力下,五金塑料厂也从此与手工业联社脱钩。同时,他又投入万余元,另外找地皮并在东北装来一车皮木头,盖起8间平顶房,另有4间地基预留,共有四五百平方米。事业的雏形已具规模。

   

   

       一次他乡遇知音,奠定了他企业腾飞的基础,然而,经历的,却蕴含几多悲壮、苍凉的意味。他豪气薄云天,执意走自己的路。

   

      由于该厂所需原料胶木粉购买十分紧张,他考虑这不是长久之计。那年他又踏上北去的列车到哈尔滨。在一间旅店遇本省同乡,两人边下棋,边有了如下的对话:

    “真不知究竟搞什么好?”

    “办丝织厂!”

    “丝哪里去拿?”

    “原料、师傅全包在我身上。”

    “投资多少?”

    “能大能小,你大概规模是多少?”

     为让任国民相信,对方出示了有关证件、介绍信,并说可带他去纺织工业部接洽。

      1980年春天,任国民应约赴京,顺利地见到了该部有关领导,并拿到了推介信。同去的一位副厂长当即赴哈尔滨。任国民心那个热呵,没有去省里,怀揣着信星夜兼程赶回镇里。

     然而,他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没有人相信他这个没文化没根基的人居然可以见到国家部级领导,都说他被骗了。

     10多天过去了,他不知催了多少次,去哈尔滨的人也回来了。镇领导最终研究结果:完全不采纳他的任何方案。说:你要办,政治、经济责任自负,办好办坏都是你个人的事。五金厂、丝织厂你只能二者选其一。

     任国民却铁了心,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呵。

     他回厂宣布:愿参与办厂的就报名,哪怕只是一个人,如大家不报名,他们则把这些资料带去另起炉灶。任国民的压力大极了:领导不支持,亲朋好友也反对,妻子每天流泪。让任国民稍感意外的是:全厂70多名工人中,居然有20多名女工站出来报名了(男工两名)。

      终于,逆风而上的任国民带着这批人,把办得正兴旺的五金胶木厂拱手相让,8间厂房也没要。他分得的另四间平房内唯有书橱、长登各一,椅子两把。那年盛夏,他立即去杭城请师傅,并买来两台机器。为筹款,自家房子不盖了,再找朋友借点,个人筹资近10万元。“岱山纺织厂”的牌子树起来了。

      1981年10月1日,在共和国31岁生日时,该厂第一根凝聚着任国民和全厂职工心血和希望的丝质被面织成了!任国民百感交集,那天,他在家中大宴亲朋。

      1981年,该厂创利润9000余元,11个月没发的工资全部发到工人手中。为此,任国民深深感谢与他患难与共的工人们,因而,他此后也一直心系职工。

      他趁热打铁,又投资4万元,建造了近10间厂房,又买机器又招人。1982年全年净利润5万余元。

   

   

      当他的企业由“私”转为公,面对突然分配进来的人员,人更疲于在外奔命,终于,他病倒了,但他却使企业高高扬帆驶向功成名就的彼岸。

   

       1982年,岱山县发下51号文件,使任国民这家镇办企业,变成了县镇联办企业,呼啦一下进来60多名属大集体性质的职工,新任命的厂长也上任了。上面许愿可让任国民带4个人转为正式职工。可他却坚持让他原来厂里的人先转,他可以是最后一个进,当然行不通。

      接着,厂里状况不断,厂里工人分成两种待遇,处罚条例竟然有天壤之别。任国民依然长年在外奔波。老工人眼看原料被胡乱浪费,不公平的待遇更伤了他们的心。任国民回来得知此事,便召集厂领导会议,制订出新的措施。有一位负责人不屑于任国民的外交才能,说照样可弄来原料,结果几经辗转无功而返,不久便主动离厂而去。原因是省、市有关上级系统只认原来的“岱山纺织厂”牌子和任国民这个人,后来更名的“织造厂”人家听了耳生,自然办不成事。

     1984年左右,任国民又有一次转正机会,但他还是那句话。最终他找了县里主要领导,使原镇办企业职工全部转为大集体职工,1992年,全部享有国有企业待遇(那时,厂名又恢复,任国民又任正职)。

     1989年,积劳成疾的任国民在拖了一年时时发作的毛病后,终于难以支撑,去省城、上海多次检查,才弄清病症,得以治疗(此时,任国民拉起上衣,一条一尺多长的手术刀疤横卧在他胸腹腰处)。然而,当他正在疗养院休养时,恰逢轻工业部领导来看他,他才陪同回到小别的厂里,却不想由于原料供不上,已处于半停产状态(先前治病时亲朋好友都瞒着他)。送走领导,他心急如焚,立即动身去杭州。虚弱的身子不堪重负,他竟昏倒在异乡,从此落下病根。

    办企业风风雨雨30年,任国民还经历被诬告和培养的骨干卷货叛逃的事。对此,他自感一身正气,心地坦荡,因而处之泰然。

    1988年、1989年,任国民两度获省劳动模范荣誉,1990年,他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企业的30种左右产品,大都销往香港、意大利、瑞士等地市场。1981年至1996年,企业纳税额达1367万元。有6只产品获国家、省级各种奖项。企业被评为省级先进企业,省文明单位,省技术进步优秀企业,省科技星火示范企业,省治安安全单位等。

    1996年,功成名就的任国民带着病痛退休了。在舒适精美的寓所颐养天年。唯一的儿子接了他的班。

    他感叹:这些年全靠党的政策,也全凭自己循规蹈矩做人。

   

    任国民创造的人生价值已无法估算,他对社会的贡献也难以数计。日出与日落同样辉映着人间,那清晰和薄暮同样灿烂于人的心扉。任国民有意义的一生,不也芳华永吐么?   

   

   

   1999年


     

     


 
  
 
 
 


--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